感悟随笔
反抗残酷虐待者,往往是刚入狱的人,因为他们还有一点理智,宁可被痛打一顿,也不愿自己把自己弄残废。
今日的中文使用了二千多年,影响东亚。一百年前,英语取代法语成为世界最流行的语言,影响世界。
传统文化,尤其是中华传统文化,有一种独特且纯真的美,现今社会却逐渐忽略这样的美
而且我独特的苦难经历,也是一笔精神财富,足以给期望中国民主进步的人们,一些有益的启发。
直到9点钟,武警才过来解开我们的绳子,我们已经毫无必要地被五花大绑9个小时。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越来越理解奶奶尊奉的“老令”和“旧礼数”了。——恪守着这些传统,活着,做一个顺应天命、顶风而站的人;走了,才能回到生命的来处——真正的家。
文革开始,一切在变。妈妈换下了高跟鞋,再不敢穿着上街了;那些纱呀绸的也压了箱底;大波浪也变成直发,那叫“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谁敢哪!奶奶也剪掉了发髻,头发散下来到脖子根。
从蚌埠市老第一看守所搬到新第一看守所,是我受尽苦难折磨的16年囚徒生涯中, 最痛苦的一段经历。
奶奶不识字,不读书,哪来的那么多故事呢?记得工作后到北京十渡去游玩,在山上的道观里买了一本介绍当地山水的书,其中有一个故事,就是小时候奶奶讲的“十渡的由来”。那些故事,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扎下了根:善恶、因果、报应、敬天知命……
在物质与精神文明全方位下滑,经济与道德状况已跌入谷底的历史拐点,中国若要实现再次伟大,恐怕别无它途,惟有在创世主的救赎下,才能做到。
我蹲过的十几个中共每个看守所都有几大杀手,性格暴躁,经常打人。
在广袤的东方大地,居住着一群神的传人,黄皮肤、黄眼睛,衬以华丽的黑发。随着历史的演绎,这片大地被称为“中国”,这群人被誉为“中华民族”。他们善良、聪慧、勤劳、勇敢,敬天尤物、繁衍生息、斗换星移、年复一年,逐渐成为地球上一个伟大的民族。黄河流域乃中华民族最早发源地,从原始时代的石器,到夏商时期的青铜器,再到春秋时期的铁器(约公元前五世纪,中国春秋末年,大部分地...
现在中国有一个流行词叫“巨婴”,意思是说一个有着成年人的年纪、可是心理却还停留在婴儿的年龄时期的人。
所以看守所,居然成了中共警察的赚钱机构。
我原来眉清目秀,身材匀称。可逐渐地,妈妈发现我的脸变宽了,鼻子变大,皮肤粗糙了,相貌变丑了。我的腰变粗、肚子变大,体重从原来的六十公斤剧增到八十公斤,双脚又开始生长,从三十九码长到了四十二码,剧增的体重压得脚每走一步脚底和脚背都疼,脑袋也常常剧痛。
冬天快要过去,春节又要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又要到了。这简单的回忆就作为对你们最初的纪念(季年)吧。你们没有活到二十一世纪,你们自愿在它的门前停住。让新生命朝前走吧,你们把一切托付给他,用那稚嫩的小腿在大地上重新行走,哪怕坎坷依旧,颠沛依旧......
1989年6月15日,我第一次被关进泗水桥看守所, 时隔15年半的严冬,我又一次被关进这个人间地狱。
下午七时,宁姐从机场赶到医院。见母恸哭,“我知道您知道女儿来了!” 这么多年,宁姐撇开自己的人生重荷,悉心侍候母亲。也是母亲的宁姐,更深知母亲的苦楚和艰辛,母亲的孤独和绝望。 就是7月9日清晨(六时许),宁姐家电话突然响起,拿起话筒,却寂然无声。这是母亲打的最后一个电话啊!母亲吞食100来颗“安定”,决意告别生命后,有多少话想说啊!对谁说,说什么...
中华记忆中的江南,那里芳草鲜美,而景美人更美,耳闻的是软依吴语,目睹的则是善良澄澈的人,举手投足之间,展现中华文化的深厚内涵。我不愿仅仅在梦中纸上寻根,更是希望, 数千年的古韵能够重回中国大地,像友人一样的年轻男女,能够彼此充满自豪的研学着,实 践着中华悠悠古风。
中共无耻、无赖和流氓行为历史和现实见证太多了。
又一次被关进中共人间地狱, 每天度日如年, 每时每刻都痛苦不堪, 更让我绝望无比。
性灵中国、悲情中国、道义中国正在解体,中国老一代知识人正在彻底离开。对这个时代,他们两手干净,两眼清明,灵魂高洁。他们是这个“大时代”最无辜的苦难承受人,罪恶见证人。他们以最大的忍耐和最高的善意与这最荒唐的人生诀别时,后来人能体验其中滋味于万一吗?
静,也是一种无比的力量,古人就讲过以静止动。 在强权的邪恶面前,在肆意的陷害面前,在凶残的酷刑面前,在亲人被恶意挑动的仇视面前,唯有修炼人,才可能做到以最大的善念与隐忍,用最宁静最祥和的方式,去善化它们,去抵制不公,去维护真理,去澄清是非,目的却不是只为自己叫屈申冤,相反,自己被害,却为的是不叫恶人与无辜者被骗,不在蒙骗中犯下罪孽,从而避开天惩。 ...
2002年12月中旬,有一天我被叫到国保办公室后,有两个陌生人进来找我谈话。国保介绍他们是广东省公安厅的。
母亲以什么样的毅力和勇气写下这一百多万字的笔记,又如何穿过恐怖岁月保留下来的啊。我一次又一次痛哭失声,不忍卒读,一次又一次让泪水洒落在母亲的日记,母亲的灵魂上。
宗教信仰到底是什么?我认为,它是人性之恶的净化器;它是高尚人格助推器;它是人类文明进程的指南针。
那是1957年,父亲刚从监狱放回。他于1950年初入狱,罪名似乎是在川大读书时跟踪某地下党员同学。父亲1937年入四川大学物理系,与母亲认识后转入化学系。一名流亡大学生,一家四口天各一方。父亲天性超脱,习自然科学,对中国式的政治了无兴趣,所谓“跟踪”,纯属乌有。
没想到一个月后,我就第七次锒铛入狱,再也没有机会与杨天水并肩作战。
复活节到来了,复活节是纪念耶稣复活、为神欢庆的重要节日。每到复活节到来之前,就不由得想起那些为众生受难的法轮功学员。恰逢“4.25”到来之际,作为“4.25”事件的亲历者,又是大法修炼路上的受难者,感慨颇深。
中国饮食文化历经数千年的积淀,广博而精深。从选材、刀工、烹调、餐具,到保健养生、用餐礼仪,再到进餐氛围和审美情趣,各个层面都展现出丰富和独特的内容,其中蕴含的古老智慧,引人惊叹。
共有约 305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