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颖视角
中华民族从远古走来,给世界留下许许多多璀璨的文明足迹,被认为礼仪之邦,几千年来世界都特别瞩目和向往东方这片神秘土地,然而神圣的中华民族在当代已经难以听到由衷的敬...
老子的《道德经》里的开场白为“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这个奥妙是不易单从文字的层次里去理解的。作者相信《道德经》或许像《圣经》的成书是神传的,并认为现代物理和老子的宇宙观是有交集的。虽然说物理是用数学方程来描述,而老子是用纯文字去概括他的宇宙和哲学观,只要有对的诠释和理解,两者或许不会践行渐远或者相互排斥。为了理解老子的学说,作者对老子的宇宙观做了...
中国作为历史悠久的古国,有许多流传下来的正统文化,是人类文明的一份宝贵遗产。但到了近代,尤其是中共篡政后,正统文化中有很多内容都遭到了排斥甚至批判。
唐代诗人白居易(字乐天)和元稹(音同枕)是好朋友。元和四年,元稹作为监察御史奉旨视察东川。一天,白居易和弟弟白行简、朋友李杓直同游曲江(在陕西省西安市)大慈恩寺,忽然想起旅途中的元稹,便作《同李十一醉亿元九》七言一首,题于壁上。诗曰:“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做酒筹。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在唐朝,梁州辖区涵盖今陕西省南部、四川省北部以及湖北省西北...
面对美国和西方国家、乃至地区大国的反击,中共除了在贸易谈判中一再同意美国要求外,对于一些国际议题,态度也不得不软化。马苏德被列入恐怖分子名单就是其中的一例。
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白种人(WASP)人群的社会价值观,如前所述,其低调和安静的领导风格,其文化中的精髓如传统、特质、紧密家庭关系、责任和承诺、坚忍不拔,都是非常良好的特质,也跟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优秀遗产不谋而和。特朗普作为这个传统意义上的西方社会主流团体的新生代代表,其谈判风格也正是这些精神的体现。
古籍中记载不少因果报应的实例,这里讲一个现代世界知名人士——李小龙父子青壮年横夭的因果。
今年三月间,跟一位在华盛顿西方媒体工作的朋友闲聊,他是媒体界的资深人士,在欧洲、亚洲、美国都有广泛而丰富的经验,对西方社会和东方社会都有独到的见解。闲聊中他谈及,“你说说,这个总统特朗普的纽约商业的经验,包括他的谈判风格和经商理念,是不是在他的总统执政和贸易谈判中起到了很大作用?”我说这个话题很有趣,在中国有晋商、粤商、徽商、浙商等的不同风格,各地的商业传统...
命运既然是天定,命运能改吗?怎么改?本文从中华传统文化中总结的智慧结晶告诉你改命运的善道、好方法!
笔者藉相关传统经典,对伊甸园的故事进行正面解读,以追寻人类久已失去的乐园。本文将从上帝的禁令、明亮的眼睛、暗淡的自由、最后的救赎等四个方面,分别进行论述。
破解对命定论、算命术的误解1.为何同年月日时出生的人命运会不相同?2.皇帝的八字,在民间也会有,为何他就不能当皇帝?3.一埸大地震死几十万人,难道都是死命吗?4.如果人人都相信祸福前定,人们就不必努力工作了吗?
人们的生死祸福、贫富贵贱、穷通得失、乃至科场中举、货殖营利、婚姻等,世间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注定的,是神(上帝、上天)安排的。例如唐朝天祐初年,有个叫李甲的人预先得知三十年后将战乱不断,死伤人民六十余万人,三十年后事实真的得证;汉光武时代的贤才准确预测一个墓穴在葬后的一十八万六千四百日那天坍塌。
为什么中国的有钱人越来越往外国跑。不是越来越好吗?
美中贸易战愈演愈烈之际,插入了孟晚舟和华为事件,给世纪大对决加上了有趣的注脚。人们猜测美国引渡孟晚舟、起诉华为,是不是贸易战的一部分,是不是美国的“计谋”。这样思考的人,多是出于对美国了解不够,对法治的体制认识不清,甚至于总是用中共党文化的思维习惯、看世界的方式,来看待任何与中国相关的事物。他们把世界看的很阴暗,充满了计谋和诡诈,一切都可以在国家的旗号下胡作...
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医专著《黄帝内经》的问世,从而奠定了博大精深中华中医的基础。近代随着西医的大量涌入,加上现代所谓中西医的结合,导致传统中医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尽管如此,在中国大陆仍然有不少散落民间的祖传中医,世外高人,云游四方,悬壶济世,救济苍生。本人就亲眼见过三个医德高尚,医术高明的民间神医。
美中贸易战打到今天,归根结底,让双方最终还不能取得共识,且一直纠结不清的地方,无非就是两点:一个是结构性改革(structural change),另一个是强制执行的机制(enforcement)。所谓的“结构性改革”,就是美国要求中共改革所有中国经济体制、经济结构中,那些会导致贸易不平衡、强制技术转让、技术偷窃、知识产权窃取,和非关税贸易壁垒等国家干预经济...
英文大纪元发表了美国德克萨斯州作家、《中共危机》(The China Crisis.)一书的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的文章《中共大计划的终极目标是掌控世界》,全文编译如下:
英文大纪元在3月4日发表了支持川普的“国家多元联盟”(National Diversity Coalition for Trump)的首席执行官达雷尔•斯科特(Darrell Scott)的评论《川普使100多万美国家庭摆脱了食品券救助》,全文编译如下:
为何中国共产党会恐惧宗教并努力封杀一切正统宗教信仰?因为人类的灵魂是一个无法被其监视的地方。
1984年10月1日,中国前总理赵紫阳与里根(雷根)总统在雨中撑着伞,穿过白宫草坪。这是赵紫阳第二次访问美国。同年1月,赵紫阳首次访美,寻求里根和美国在中国的现代化经济建设上提供帮助。双方重点谈了美中在工业和技术上的合作可能,也涉及广泛的世界及双边关系话题。
中共不仅用“无神论”邪说害人、毁人,甚至还公然与神为敌,犯下败坏道德、污蔑神佛、捣毁信仰、屠杀信徒的滔天罪行。
有评论称,中共官方的最新GDP数据虽然与独立的指标评估结果相一致,但这并未说明中共已经放弃了一贯的篡改数据的做法。
俄罗斯媒体报道说,俄社会一直在反思一个问题,如果当年苏联也走中共式的“改革开放”,是否能够避免解体;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问,今天的俄罗斯是否能够借鉴中共的“成功之路”?
里根在两度担任美国总统的8年中,为美国内政、经济、军事和外交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和新气象。他不仅为国人重塑了美国精神和价值观,也使全球在他的影响下受益,视美国为自由的灯塔和机遇的象征。由此,1980年代被人们称为“美国和里根的时代”。里根在1980年初上任后,首先解决国内严重的经济问题。
中共之亡实在可以说是自作孽不可活。
担任加州州长时,里根(雷根)效应在美国共和党内继续增强。1968年在他任内的第二年,里根首次被邀请加入当年的总统大选,他被称为是“加州的好儿子”。这种做法最初是共和党人为赢得大选的策略。作为来自大州的一位广受欢迎的州长,加州希望通过里根,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凝聚那些尚未决定谁应该成为总统提名人的代表。
大法的神奇,亦微亦宏,难以简单表述,让我们从几件具体事例来看看巨难中出现的奇迹。
今年12月初再次来台北,参加台大的研讨会,谈论的题目是“美中贸易战:中共的下场会很惨”,研讨会的题目是“美中持续热战,台湾如何是好?”在台湾逗留几天,顺道又去了越南,这是生平第一次来到这个东南亚的主要国家。跟越南学者和官员交流,发现他们对中共非常反感,也不喜欢中国人,一点好感都没有!问是不是1979年中越战争的缘故,他们说还不只是,还有更深的原因。中共经营东...
这股神秘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呢?谁在主宰?人类为什么看不见?也许正如皮埃尔所言,这是一个我们没有意识到的全新领域,而这个全新领域的存在也在告诉世人,世界远比人类肉眼所看到的复杂,在人眼所看不到的空间中还有许许多多未知的生命。若想了解这些未知的事情,人类必须改变自己现有的观念,以谦卑之心仰望上苍。
中美之间的对抗,已经滑向冷战。但中共上层似乎还没回过味来,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为何末日将近。中南海完全按照老套路处理与美国的关系,想与美国达成协议,又不愿结束敌对;想战不敢战,想和不肯输;反正怎么做都毫无胜券,怎么走都四面楚歌。
共有约 117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