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六四屠杀30周年
更多...
王丹,王军涛,苏晓康,严家其——熟悉“六四”的人,不会不知道这四个名字。四位跨世代的“六四”亲历者中,最小的王丹50岁了,年长的严家祺已经77岁。回望过去的三十年,他们对个人的遭遇颇为豁达,但呼吁正视历史、为六四翻案的信念依旧坚定。
旅居法国的“六四”著名民运人士张健突然不幸去世,引起全球关注。自4月24日噩耗公开传出,经过2周多时间的筹备,5月10日起,全球多国人士纷纷聚集巴黎,为张健举行不同形式的追悼活动。
中共屠杀六四爱国学生运动30周年之际,当年的受害者、见证者、甚至中共的戒严部队军官,都在不断揭露中共镇压六四民运的历史真相。曾参与戒严部队的一名中尉回忆六四镇压后他第二天到现场看到的真相,他都两度哽咽。
中共屠杀六四爱国学生运动30周年之际,当年的受害者、见证者、甚至中共的戒严部队军官,都在不断揭露中共镇压六四民运的历史真相。曾参与戒严部队的一名中尉回忆六四镇压后他第二天到现场看到的真相,他都两度哽咽。
上周日(5月31日)下午,美国旧金山湾区的“六·四”亲历者和关注者参加了主题为“从未忘记,永不放弃”的“六·四”26周年研讨会。“六·四”期间,在北京六部口路边被从背后冲过来的坦克压断双腿的方政用电话联通了与其同在一处被坦克压坏盆骨的“六·四”学生王宽宝。王宽宝成为继方政之后用亲身经历公开指证戒严部队坦克辗人的第二位证人。“六·四”学生方政和周锋锁表示,此举“意义非常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