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臣
康熙皇帝倡导尊德崇道,实行仁政德治,他说:“万世道统之传,即万世治统之所系也。……道统在是,治统亦在是矣。”他言传身教,严于律己,堪称内圣外王的典范。
孔子把弟子们都叫来,感叹地对他们说:“晏子是精通礼仪的人啊!他不仅知道明文写好的礼仪,更懂得那些没有明文写上去的礼仪,而且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去实行它,这叫理论联系实际。晏子是真正懂得礼仪的人啊!”
清朝康熙年间,圣祖一朝有二位大臣李霨和张英,均是官至尚书兼大学士。他们辅佐康熙皇帝,各有千秋,各有功绩。与众不同的是,他们有着特别的来历,辅佐圣祖如虎添翼。
陈宝琛(右)与溥仪(中)、朱益籓合影。(公有领域)
上个世纪30年代去世的陈宝琛,高寿至88岁。作为满清遗老和末代帝师,他和我们的距离并不遥远。他的学生不只是溥仪,民国著名史学家陈寅恪的父亲陈三立既是他的学生,又是他的朋友。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北宋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学家范仲淹广为人知的名句。不过,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还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创办了非政府、非宗教的民间慈善组织“义庄”的大慈善家。而这一慈善组织从北宋一直延续到清末,延续了八百多年,堪称奇迹。
日本市町时代狩野正信绘《西王母与东方朔图》(局部)。(公有领域)
东方朔(公元前154年—前93年),字曼倩,平原郡厌次县(今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人。他非常有才华,是西汉文学家,其赋体散文《答客难》开了赋体文学的新领域,他也是影响后世的术数家。
南宋忠臣文天祥在其流传千古的作品《正气歌》之中,列举了历朝历代“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的几个忠臣义士,其中有“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张睢阳齿”,说得是气吞山河的大唐忠臣张巡固守睢阳,以身徇义的浩然正气。 而“颜常山舌”则是指大唐忠臣颜杲卿舌断仍喷血骂叛贼的壮烈事迹。
刚直公彭玉麟天性不喜安逸,治军十多年,没有为自己建一座屋子,增一亩田产,也没有请过一天假。曾国藩评价他:“淡于荣利,公而忘私”。
当代中国,多么需要范仲淹所身体力行的美德与精神!今天,“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气节在中国日渐衰亡,大批知识分子的良知已被暴政高压、党文化的侵蚀以及私利私欲所蚕食。
康熙帝感佩甘汝来无畏强权,公正刚直,裁定汝来无罪,并复其官职,也下令将毕里克革职。甘汝来“循吏”美誉也由此而来。
陆贽谪居僻地,仍心念黎民,因当地气候恶劣,疾疫流行,遂编录《陆氏集验方》五十卷,供人们治病使用。他先后向皇帝写了近百条奏疏,体恤民生。他写了近万字的奏议《均节赋税恤百姓六条》,力劝德宗爱护百姓,轻徭薄赋,反对横征暴敛。认为上至君王,下至士人其职责在于“志于道”和“喻于义”,“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
三国时代,蜀国在诸葛亮去世后,情势危悚。蒋琬为相初总朝政,却镇定自若。他为人宽厚,能纳逆言,被后人赞为“宰相肚里能撑船”。
在唐朝灭亡后的五代十国中,有一个占据两浙的小国,居然在夹缝中生存发展了近百年,直至顺应天意,归顺大宋王朝。在这个小国家中,不仅百姓安居乐业,而且因为这一地区战争很少,所以生产发达,经济繁荣,其都城杭州更是发展成为东南地区繁荣的大都市,史称“富兼华夷”、“百事繁庶”,有“地上天宫”之称。这个小国就是吴越国。
他拦住皇帝马车,将马缰绕在腰间,噗通跪于马前:“陛下今天就请从老臣身上踏过去,臣愿意一死换得皇上纳谏。”
一位有道德的正人君子,并不会因为他人看不到就放纵自己。春秋时期的卫国大夫蘧伯玉,就是这样一位“不欺暗室”的君子。
古井
古代有一位贤者,因其才华出众,齐湣王对他格外器重,并对他的主张几乎言听计从。他就是列精子高。有一次,他照“镜子”后,引发的一番感叹,竟流传了二千多年。
名句故事:孺子可教也。
虽然宦海浮沉,但林则徐不论到哪儿,都依然守着浩然正气,为民之心始终不变。即使在充军伊利期间,熟悉水利工程的林则徐,在当地协助治水。他详细探求水道,开凿河泊,既调济水量,避免洪灾,又便于百姓灌溉农田。所以西北的百姓都称林为神人。
松树古来拥有百木长的桂冠,千岁材的美称,说松树有灵性的故事,拾掇史书间也不少。苏武“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伟丈夫若松之常青。
张曜是清朝咸丰光绪年间的一位重臣,但少年时,因为家境非常贫寒,没有上过学。后来捻军围攻河南固始县时,县令眼看县城将被攻破,于是张榜:“谁能守住这座城,我就把女儿嫁给他。”
《汉书》中,曾选评汉朝以来最善于治理百姓的官吏,黄霸居榜首。 汉朝末年,刑法走向严罚酷刑,黄霸仍然秉着宽恕的治理之道,始终反对酷刑,仁慈宽厚君子的风度在当时非常与众不同。
明 刘俊《纳谏图》。(公有领域)
大唐贤才灿若星河,有人光耀青史,流芳千载;也有人寂寂无闻,但其威望却能摄服富豪贵族。本篇介绍的唐朝大臣许孟容,时人称其“有大臣风采”,我们就来领略这位先贤的风采。
敌兵攻破京城时,有个人护送皇帝到敌营谈判。他为了捍卫皇室尊严据理力争,不顾性命大骂敌兵。直到他被裂颈割舌而死,骂声才停止。这说的是宋朝靖康年间一段的忠义故事。靖康之变中,忠臣良将舍生忘死、救国赴难,千百年来被人传颂不休。这位大臣身在敌营,至死大骂金人。最后,他得到敌国的敬重,被尊为靖康耻中的第一大忠臣!
说起谢振定,人们鲜少知道他是谁。但若说起“烧车御史”,他在大清可是传奇人物,一时名震朝野,声名远扬。谢家儿子也因此蒙受祖上荫福,受到皇帝嘉奖。
有学徒向真德秀请教,人的一生什么最重要?真德秀说:“好好读书,好好做人。”真德秀生前常常对学徒说:“人的一生很短暂,千年时光很漫长。功名地位都不能长久,惟有德业才能长久。”
杨亿天资聪颖,才华横溢,充满故事性的一生,被后世称为传奇。传奇的背后,宋太宗、真宗两位皇帝的知遇之恩,帝王善待臣子的胸怀,不同寻常的君臣之义,也成就着非凡的风采,永隽青史。
每到早晨,朱元璋令宋濂陪同进膳,与他一同探求旧有的典章礼法,并他的征询意见,还向他讲述并讨论治国之道,每到夜晚才令他退下。
两宋之交虽然是乱世,但是朝廷中武有“中兴四将”,文有“南宋四名臣”,也算是乱世出英雄了!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四名臣中的李纲,他一生坚持抗金,如果说皇帝坚持重用他,可怕的“靖康之耻”也许就不会发生!
高士廉无论身在官场,还是留居在家,他待人处事都体现着一个“德”字。高士廉对太宗感怀知遇之恩,从始至终保持着君臣之义;对大唐的社稷江山,倾尽心力,化民俗,推善政,致力福惠芸芸百姓。高士廉的风范,正如太宗所说:“德范宏深,风猷远着。”
明朝贤士胡俨(1361年─1443年),字若思,号颐菴,江西人。胡俨年少时勤奋好学,于天文、地理、律历、医卜无不深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