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brain0.com

林忌:是谁在香港搞恐怖主义?

8月11日,警察湾仔发射多枚催泪弹后,现场烟雾弥漫。(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37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3日讯】中共港澳办于记者会声称,香港有示威者“丧心病狂攻击警察,已构成严重暴力犯罪,并开始出现恐怖主义苗头”云云;然而现实香港市民见到的,就是近日示威者的武力并没有升级,甚至比起早前是降温了;反而是所谓香港警察不但出现疑似中共公安混入,周日的8‧11当日再出现有如7‧21元朗黑夜的警黑勾结,以至疯狂使用武力,如在尖沙嘴射中一名少女的右眼,又如在港岛核心的太古城港铁站,在1~2米的近距离枪击市民,而当时这些市民完全没有任何暴力行为。

由6月12日香港警察在金钟政府总部门外,滥用暴力清场至今,“反送中”示威者所使用的武力,都一直是针对政权,而非一般人民;反之港共的警察不但一再无理袭击以至拘捕和武力抗争无关的平民百姓,甚至一再和黑社会联手,袭击连示威也没有参加的平民百姓,以至故意对黑社会袭击市民视若无睹。7‧21元朗黑夜,撑警察的白衣黑社会袭击元朗港铁站,造成四十几人受伤,警方当场对施袭者不拘捕、不搜身,警察对手持铁通的白衣暴徒视若无睹;8‧5晚北角出现福建帮暴徒,以木棍攻击其他市民与黑衫的示威者,几架警车只在现场5分钟的步行位置,可是警察却完全不到场,拖延到事发后3小时才到场,然后不但没有查案,甚至是向无人地带放催泪弹,再拘捕无辜经过的路人。

更荒谬的是8‧11大批来自中国大陆的福建帮“外援”,在其北角活动中心的酒楼内集结,一如7‧21元朗黑夜的南边围。其酒楼其后甚至落闸闭门,但却不断容许这些福建帮进进出出;今次大批警察在北角驻防,可是明知这些福建帮多次威吓途人,以至用拳头以至木棍袭击路过的年轻人以至在场记者,香港警察完全没有用平日对待香港示威者的标准,即凡有超过3个人以上集结,有人使用暴力或“破坏社会安宁”就举蓝旗警告为“非法集结”,而是对这些行为一直视若无睹,甚至在场记者一再被人打,都完全视而不见,说“见不到”;有数个多次打人的福建帮被投诉后,警察不是即场把这些打人的凶徒拘捕,而是安排这些人在没有拘捕的情况下,不是上警车,而是上警察自己的私家车护送离开。

反之一位有意参选邻区选区的社区主任仇栩欣,身穿白衣又没有蒙面,只不过在场拍摄,竟被警察无故攻击以至拘捕,即场用白色索带反绑双手;福建帮在北角威吓市民大半天,附近所有店铺关门不敢营业、市民不敢出街,一位过路买书的黑衫中五学生,警察坐视其被八至十个福建帮打爆嘴角,手指未能伸直;警察却仍然任由这些黑帮公然集结,不去驱散、不放催泪弹;然而另一班黑衫的市民,只不过在太古城站行出了路面,一如福建帮走上道路一样,却得到差天共地的遭遇。

根据有线新闻的片段,8‧11晚上10时45分,一批在港铁太古站外,走上街头的市民,在没有进行任何暴力行动的情况下,竟被警方的速龙小队突袭攻击,市民慌忙向太古港铁站的C入口逃生,与突袭的警察迎头相遇,结果因扶手电梯堵死逃难的市民,在梯级出现人踩人,而警察就继续以催泪弹、警棍疯狂施暴,更被摄得在距离1~2米的短距离,不断开枪扫射队尾的市民。为何这些并没有参与任何暴力案件的市民,竟被当成械劫案的重犯对待?反之北角打人的凶徒,却完全不用相同的暴力对待?

至于另一处多次出现黑帮打人的荃湾,则于8‧12的凌晨再度出现撑警凶徒对路过的市民施袭,市民联手自卫还击,接报的警察到场把这些打人的白衫凶徒放走,再拘捕在场的黑衫自卫的市民;这种事情正显示香港警察,已经与中国大陆的公安接轨,正说明了为何香港示威者仍然坚决不放弃的理由——放弃,即代表接受中共以黑社会的手法治港,接受没有人权、自由以至法治的社会。中共贼喊捉贼,不但反过来咬香港示威者是恐怖主义,更把警察射击示威者眼睛,明明现场证据就包括当事人被射烂眼罩以及当时的“布袋弹”,中共的中央电视台竟可创作为是示威者自己射中;香港开埠178年以来,除了被日本占领的3年零8个月,从未有如此黑暗的时刻。

文章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8-13 10: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