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brain0.com

温哥华港人:香港是守护自由法治的桥头堡

Hong Kong
最近一个月来,为让港府撤回恶法,香港人已发起四次大游行,103万、200万及55万人港岛区大游行以及7月7日23万人在九龙区面向中国游客的游行。图为7‧1香港大游行。(李逸/大纪元)
人气: 7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陶子丰温哥华采访报导)温哥华是一个与香港有密切联系的城市,这里的香港移民很多,97香港主权移交之前跟随父母移民加拿大的幼童,现在都已步入社会,成家立业。此外,在获得加拿大身份后又返回香港发展,称作“回流”的这部分人,也有30万之多。很多的香港移民家庭,也都是部分家庭成员在温哥华,部分在香港。香港社会的任何波动,都同样牵动温哥华。

香港政府于今年2月首次提议全面修改《逃犯条例》(亦称《送中条例》),以大大简化引渡流程,这个提议遭到香港各界的强烈抵制。最近一个月来,港人已发起四次大游行,103万、200万及55万人港岛区大游行、6月12日围立法会阻修例,及7月7日23万人在九龙区面向中国游客的游行。

为了让港府撤回恶法,香港人万众一心,已经累计380万人次走上街头抗争。港人所展示的维护自身权力的决心,远远超出人们的预料,也最终迫使港首林郑月娥态度软化。

林郑7月9日见记者,首次承认今次修订工作完全失败,草案已“寿终正寝”(the bill is dead)。但,香港人并不接受。

温哥华的香港移民又是如何看待《送中条例》和港人的持续抗争的呢?就这个问题,记者采访了加拿大香港之友召集人宋女士(Fenella Sung),原香港电台记者辛智芬。

Vancouver
加拿大香港之友召集人宋女士(Fenella Sung),原香港电台记者辛智芬。(受访人提供)

港人对“寿终正寝”的说法不放心

Fenella Sung说,“寿终正寝”不是一个明确的法律用词,不排除此提案死而复生的可能。“为什么不肯明确地讲‘撤回’呢,其实‘撤回’的程序很简单,只要港府向立法会写一封信,明确地‘撤’以前提交的提案就行了。”

Sung认为林郑和港府在说一套做一套,只要没见到白底黑字的“撤回”,民众就不放心。

在终止修订《送中条例》这件事上,林郑和中共选择含混不清的表述,背后是有原因的。这些原因令港人不安。

她认为,林郑的退让,是姿态性的,是迫于民众的压力做出的暂时的表态,而不是实质性的。港人游行的五大诉求,一条都还没有落实。

修订程序中最重要的步骤被简化

香港立法会修订法案,需走过一个三读程序。一读时,首次在立法会介绍法案,解释法案的目的。二读需对内容做详细解释,提案交由来自社会各界人士组成的工作委员会反复讨论,看提案是否合理;二读程序中,议员会在辩论中发表意见,并可提出修正方案。最后,立法机关会进行表决,决定是否批准议案进入三读。

Fenella Sung解释说,这个三读程序中最重要的一个步骤就是工作委员会的审核。像“送中条例”这样的提案,工作委员会至少需要由律师、法官、法律界的学者和警队组成,时间上需要一到两年。而港府提议的程序完全避开工作委员会反复讨论研究这个最为关键的步骤,快速地直接进入大会发言表决。港府这种做法令港人极为不安。

九七主权移交后 港府信誉每况愈下

这次的港人抗争达到空前未有的规模,反映出民众对香港政府极大的不信任。记者问到这种不信任感是如何产生的,Fenella Sung表示,事实上,港民对港府和港警,在九七之前的满意度是相当高的,这在香港主权移交之初也没有多大改变。

然而在经历基本法释法,23条,2014年831框架,国教事件之后,民众发现港府的行事风格已经越来越像中央政府,越来越不敢相信他们的承诺。

Sung特别说到,其中的国教事件触动到香港人的底线,他们不要自己的下一代接受洗脑教育,自己孩子的教育,自己孩子的前途,应该由自己说了算,而不是外面的人说了算。

香港是守护自由价值的桥头堡

Sung说,香港民众行使他们自己手中的权利,维护自身的利益,他们的行动和平理性,海外华人应当尊重他们的意愿。

香港本是一个可以充分享受西方民主自由的地方,有独立的媒体,独立的司法体系,个人的基本权利都有保障。仅仅20年的时间,香港在这些方面已经严重倒退。大报,大媒体多是张牙舞爪,面目可憎的样子,港人正在失去可贵的言论自由。

Sung指出,中共政权的霸凌行为,不只针对香港,近年来在西方国家也屡见不鲜,她例举去年中共央视孔小姐大闹英国会议的行径,说此类害群之马,令海外华人颜面尽失。

中共的存在,令全世界的华人都感到威胁,无论身处何地。Sung说,而香港,正是大家守护自由和法治价值的桥头堡。

《送中条例》与海外华人的关系

Sung表示,香港的《送中条例》与海外华人也肯定是有关系的。

她举例说,如果一个人十年前在海外公开说了中共不喜欢的话,中共当时没有什么反应,但在它的安全系统中却有记录。如果《送中条例》通过了,此人再因旅行、购物或参加国际会议的原因登陆香港时,就可能被以某种罪名引渡至大陆,面对完全没有司法程序保障的判决,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谁能保证自己在海外不批评中共,谁又能保证自己永不踏上香港这个国际城市呢?想想看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有些人认为,只要不做违法的事,修订《逃犯条例》对自己就没有影响,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事实上,香港与二十多个国家之间早就有引渡协议,这次引起港人严重忧虑的不是《逃犯条例》的本身,而是其中的“送中”部分。

鉴于大陆司法体系的现状,中共想说谁是罪犯谁就是罪犯,想如何处置它认为的罪犯也无需经过严谨的司法程序,这才是令香港民众和各界真正忧虑的事情。#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