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brain0.com

王赫:中共还能在三峡工程火药包上坐多久?

三峡工程中正在施工的水泥墙。 (Getty Images)

人气: 246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1日讯】三峡工程在巨大争议中被强行上马,从此,拆除三峡大坝的呼声连绵不绝。在2019年这个“逢九之年”,在7月1日这个中共所谓“诞生日”,华裔独立经济学者冷山在他的推特上发出一张三峡大坝坝体变形对比照片,顿时引爆舆论。不少网民担心,一旦溃坝,大片地区将生灵涂炭。

本文不是从科技角度探讨拆除三峡大坝的必要性、迫切性与可行性,国土规划、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对此已经谈的很多了;本文也不是批驳中共的相关言论,鉴于中共一以贯之的撒谎和封锁、掩盖事实真相,其言论的公信力不仅是零,而且是负数了,“反面解读”往往是获取真相的有效方法了。

本文只是对三峡工程“赞成派”中良知尚存的人们,还要排除那些别有用心、“装睡”的人,提个问题:是不是我们非要把发生悲剧当作判断认识是否正确的唯一标准?如果,只是假设(我们绝不愿意),万一三峡大坝出现重大问题,比如溃坝,会死多少人;谁来对此负责,他怎么负责,它能负得起责吗;如果死的是你,你愿意吗?

被誉为二十世纪西方文化三大发现之一的墨菲定律(Murphy’s Law)指出,“凡是可能出错的事就一定会出错”。也就是说,“容易犯错误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弱点,不论科技多发达,事故都会发生。如果事故有可能发生,不管这种可能性多么小,它总会发生,并引起最大可能的损失。”

根据墨菲定律,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三峡工程必将发生灾难。我们所要力争的是,在灾难发生之前,把问题解决掉。

三峡工程的问题实质在哪?在于中共。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它就要保三峡工程一天(表面上是“面子工程”)。中共窃国70年,残杀无辜至少8,000万人,“国破山河已不在”,你还以为它真在乎三峡工程是否会发生灾难,将死多少人?!我们必须认识到,只有解体中共才有解决三峡工程问题的前提。

这里有个惨痛的反面例子。1986年4月26日,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了人类历史上影响最为深远、代价最为巨大的核泄漏事故——840万人受到辐射影响、15.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受到污染、40万人被迫离开故土。外泄的辐射尘随着大气飘散到苏联西部地区、东欧地区、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英伦诸岛甚至北美部分地区。33年过去了,当年受灾最为严重的乌克兰、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三国的人民依然生活在核事故的阴影之中,事故所导致的大量的放射性物质的泄漏对当地环境造成的巨大破坏、对周围居民以及参与救援工作人员的健康所造成的长期影响至今仍无法估量。根据数据统计显示,事故发生后,隔离区内动植物的意外突变、畸形的比例只有千分之一,但在20多年后,这一数据竟攀升到了25%。当然,科学家们在很长时间内都不愿意接受这一事实,然而当人们亲眼目睹了这些怪物后,就不得不接受这一可怕的事实了。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间接导致了苏联解体。戈尔巴乔夫曾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可能成为5年之后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其重要程度甚至要超过我所开启的改革事业。”

难道我们要用三峡大坝溃坝的方式来演绎一遍“中国式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哪怕中共因此解体?

中共必然解体。超过3.3亿人次宣布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少先队,就是明证。我们现在所需做的,就是尽快加速中共解体进程,尽量减少中共解体过程中的殉葬品和死亡人数。每一个中国人都是可贵的,我们要做的是:“一个都不能少”。

这,或许就是人们应该从7月1日推特上三峡大坝坝体变形对比照片所获得的启示之一。#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7-11 9: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