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65:1950──顺天出战逆天惨 两共欺天待天谴

作者:古金

图65-1:1950年6月25日朝鲜侵略韩国当日天象:金在昴宿,木在室宿,天象本来给中共、朝共赐福。(古金提供)

  人气: 12150
【字号】    
   标签: tags: , ,

65 1950──顺天出战逆天惨 两共欺天待天谴

前面我们用了二十来章的篇幅,在天象之下还原了抗日缅甸战场上杜聿明毁佛、野人山天谴、孙立人救世,再到国共内战争夺东北,民国迫害战神、一路溃败,孙立人挽救台湾、再遭迫害的历史。这一段精彩、悲壮的往事,国共双方都曾刻意删改、雪藏,近年被挖掘出来,成为学术、影视热点,但是被伪史严重干扰,只有结合天象,才能展现真相。

迫害救世的战神主尊,是民国兵败、失天下的最直接原因,也成了给当代的鲜明警示。

1949年9月~1952年9月,土星两度守太微,在给中华的主庭赐福,中共承接了这些本该属于民国的天福,却因为逆天而为,和朝鲜共产党一起,变天福为天谴,荼毒百姓、遗害后世。朝鲜战争中的逆天战术,根源可以追溯到《史记》的伪史。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64:为谁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机开(下)

1. 应天出战接天福,朝鲜惨败缘何故?

朝鲜开战,顺天象、逆天理

1950年6月25日凌晨4时,朝鲜共产党[1]党魁金日成,在前苏联共产党党魁史达林的支持下,命令朝鲜大军(主力为中共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三个朝鲜族师[2])越过三八线,大举南下突袭韩国。随后,朝鲜宣称:“南方军队越过三八线向北进攻,美帝国主义蓄意发动战争,朝鲜开展抗美卫国战争。”

毫无准备的韩国军队无法招架,第三天,就丢了首都汉城(今首尔)。尽管6月26日驻日本的美国远东空军开始参战,7月5日就近的500美国陆军仓促加入战斗,还是被庞大的朝、中军队打得一路溃败。到8月,韩国沦陷了90%的领土,在朝鲜半岛上只剩下釜山海边的一块环形阵地。

朝鲜打得这么顺,不仅仅因为是偷袭,不宣而战,更因为对朝共来说,这是一场顺天接天福之战。前面我们多次展现了:人间的战争是天象变化带来的,这次也不例外。

图65-1:1950年6月25日朝鲜侵略韩国当日天象:金在昴宿,木在室宿,天象本来给中共、朝共赐福。(古金提供)

看上面天象图:1950年6月25日,在战争开始之时,代表战争的太白金星,运行到昴宿的正下方(以北天极北极星为正上方),在人间看,金星在昴宿的东南方。注意:昴宿是一个模糊的小星团,俗称旄头星,7颗星太近,没有连线,在西方称为七姊妹星团。昴宿的分野,《乙巳占》中讲:“昴为旄头,披发之象……胡人事天,以昴星为主……昴宿的分野,对应人间的胡貊(音:莫)、月氏(音:越之或肉汁)。”[3]

胡貊,是战国时对北方各族的泛称,分布在今蒙古大草原上的叫匈奴,在今东北一带为东胡,朝鲜最早是东胡,在东北的东南方。6月26日,金星在昴宿的东南方,意味着此日这里开战——顺天象,但是逆天理,因为这是侵略。但是,朝鲜逆天的大罪不在于侵略,侵略本身造成的罪业,不足以改变战局。

上图右边,木星运行到了室宿范围,室宿的分野也对应朝鲜,木星是福星,在给朝鲜赐福。为什么不给韩国赐福呢?韩国也在室宿的分野呀?因为朝鲜当时上合动兵的天象。

中共抗美援朝,顺天象、逆天理

图65-2:中共抗美援朝战争开战日的天象。火星在尾宿,福星土星在太微,本在给中共赐福。(古金提供)

看上图1950年10月25日,中共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之日的天象。火星在尾宿,《乙巳占》:“尾宿箕宿,都是燕地的分野。乐浪、玄菟、朝鲜,这三郡都是汉武帝设置的,皆是燕地的分野,属于古幽州。”[4]火星来到这里,对应人间是朝鲜战争再起,中共抗美援朝。土星在太微垣,其实6月25日朝鲜开战时,土星就进入了太微的范围,太微代表中华的主庭政府,已经换成了中共,所以对应人间的是朝共、中共得天福,这是初期战事极为顺利的根本原因。

天象大利大胜,中朝大败逃生

图65-3:朝鲜战争两次三星合的大吉天象,金星还注定北军大胜,结果中朝却大败,原因何在?(古金提供)

上图朝鲜战争中两次金星犯、三星聚的天象。1950年9月30日金星犯土星,这种犯是吉利,因为土金相生,土生金,太微垣的中共促生、扶植朝鲜。1951年2月11日金星犯木星,此犯为凶,因为金木相克,战事惨烈。

再看这层天象定的胜负。《乙巳占》:“金星犯木、水、火、土,有大兵,金星在南,南国败;在北,北国败。”[5] 图中两次金星都在南边,所以是南边的军队败,即韩国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败,朝共、中共胜。

最后看三星聚合的天象。在《第62章 为谁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机开》里,提到《乙巳占》中:“三星如果合在一个星宿,叫做惊,改立诸侯王。”[6] 这两次改立谁啊?改立朝共党魁金日成,朝鲜战争两次打下了汉城。第一次1950年9月30日前后的三星合,天定改立韩国这个中华诸侯国的国王为金日成,这是拜中共政府和军队的鼎力支持所赐,如天象图65-3左图,土星在太微,金日成的福分从代表中华主庭、中共政府的太微垣中来;1951年2月11日前后第二次三星合,在室宿,前文讲过,室宿分野涵盖朝鲜,对应中共抗美援朝再次打下汉城,给金日成拼来的诸侯王位,两次三星合,都与“金在南、南国败”是完美对应的。

但是,两次三星合、金破南的天象,都发生了天人错位。第一次,1950年9月28~10月13日的三星合,因为9月27日麦克亚瑟冒险,率领联合国军在仁川登陆,28日就拿下了汉城,朝共军队仓惶败逃,在“大利北军”、“南邦败”的天象下,北军反而大败。第二次1951年2月8~19日的三星合,2月11日中共发动横城反击战,击溃了最弱的韩国第八师,迫使西线的联合国军后撤。2月13日,志愿军又乘胜发起砥平里战役,5个师中的8个团,2万5千人,向横城以西的砥平里美军、法军4千多人猛攻,结果损失惨重,伤亡5000多,而美军法军只伤亡300多人,士气大振。对比天象图,2月13日可是金破南、北方胜的天象。两次在大胜的天象下大败,如此严重的天人错位,当时人间又没有大功德,那就一定是朝共、中共犯下了逆天大罪,遭天谴了。

这个逆天大罪,既然前文说过不是侵略,那是什么?

2. 屠杀民众,朝共最凶

战争中,有韩国军队对左翼亲共、通敌分子的屠杀,有美军奉命对无法甄别的难民的枪炮射杀,特别是枪击妇女儿童这些可以分辨出的难民,这些屠杀数量不大。当然,朝鲜军人混进难民、裹挟一些难民向美军阵地渗透,被全部射杀,这个罪业要算在朝鲜共军身上(假设其中真有难民,掩护朝共便衣前进,也成了朝共的帮凶,成了临时军人)。还有韩、美军队对亲共左翼团体起义、暴动的镇压,那样的开枪不算屠杀,是战时平乱。

图65-4:朝鲜战争中,朝鲜共产党成批屠杀韩国百姓,图中可见,很多人是被绑住杀死的。(古金提供)

当时最严重的屠杀,是朝鲜共产党对韩国民众的大屠杀。朝共的政治人员系统地逮捕、处决韩国的公务员、军警、宪兵及其家属,还有资本家、商人、反共人士等;攻克汉城的当天,又对汉城平民、伤兵、医护人员集体虐杀,现有资料估计这样无辜的、非战争人员,被朝共屠杀超过13万。美军在仁川登陆后,朝共军队撤离时也多次犯下集体屠杀的罪行。曾任韩国总统的金大中,那时任《木浦日报》记者,当时是被朝共押在木浦中学操场等待枪决的众人中的一员,由于美军仁川登陆,朝鲜军队仓皇北逃而幸免于难。

志愿军没有屠杀民众,但是,他们是朝共的帮凶,所以罪业共用。

这些大屠杀,如同屠城,但是朝共、中共的逆天大罪,还不止这些。

3. 贪近利不宣而战,背天道自招天谴

朝共初期的“空前战果”,震惊世界。其实,这和日本偷袭珍珠港、希特勒的闪电战一样,都是开局一时逞强,结局也一样。这些不宣而战的偷袭,都能取得一时的大利,为什么最终都落得惨败下场?

人们在谴责不道义、卑鄙的不宣而战的同时,都把惨败的原因,解释为这样、那样的表像,却把偷袭珍珠港、希特勒闪电战作为成功的经典写入教科书,因为看不到“不宣而战”和“天谴惨败”的必然联系,这也是人背离天道的表现。

乾纲:不宣而战,必得天谴

前面多次展现过:人间的战争是天象带动下发生的。在《第51章 英中毁佛继天谴,逆天惨劫醒人间》中,我们还提及一条乾纲:战场上交战,敌我双方互杀,杀多少人都不产生业力,都无罪;而在战场以外不行,那都同样犯杀人罪。引申开来:在战场上杀降兵,战场上借机杀战友,交战以后杀俘虏,部队不经军法随意杀人,都是犯杀人罪。有罪业,就必须偿还。

只有宣战以后,双方进入战争状态成为敌我,那样敌我双方处处都是战场,怎么打,怎么偷袭设伏,都是在战场上作战,战斗中才不产生杀人的罪业。如果可以不宣而战,谁想定义敌我就能私自订得了,那成什么了?假如甲军突然宣布乙军是敌人,当即宣布开战,乙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杀死,甲军还能无罪逍遥于天罚之外?天法岂能让人这么钻空子?

很多人把严重违背人间道德的事,都说成是逆天的,这也不错,因为人间的普世价值、道德,是天定的。所以,严重违背道义的不宣而战,当然也是逆天。那么,它有多大罪业呢?以日本偷袭美军珍珠港基地为例:不宣而战除了本身的逆天大罪之外,在初期战争中杀死的美军、炸毁的物品,犯下的都是杀人、毁物之罪,给美国造成相应伤害都必须偿还,如同屠城。而美军那场战斗是正当防卫,打杀的日军却不产生业力。所以美国一下成了日本的大债主,在“债主必胜”的天法之下,注定了日本必败的结局。

韩信不宣而战,偷袭反成战神?

看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会问:你说不宣而战是大罪,那西汉开国大将军韩信,他在齐国国王已经被郦食其说降了的情况下,出于妒忌和抢功,突袭灭了齐国,导致郦食其被煮死,也是逆天大罪吧?

其实,这是汉朝伪史的精心诟谤,如果真这样,不宣而战、对投降者攻击,跟屠城的大罪差不多,假如是这样韩信的战神修行就毁了,后来就要打大败仗的,可是后来韩信长胜不败,可见没这回事。而且,韩信这样是“陷害郦食其”,是大罪,后来迫害韩信的时候,挖空心思找罪名,为什么没有这条罪呢?因为根本没这回事。可见,真相应该是郦食其说降不成,是被齐王杀死的。所以说,韩信攻齐,是正常的两国交战,也是给郦食其报仇。而西汉的伪史,完全颠倒了黑白。

汉朝集中体现在《史记》中的伪史,是对秦始皇和韩信的系统诬陷,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为了打压韩信,刘邦抬高张良,赞誉子房“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后世就一直赞誉个没完没了,其实刘邦作为常败将军,所有的败仗,几乎都有军师张良的参与。当然,史书记载张良急流勇退,是真的,再不退刘邦要杀他了。张良可是心理学大师,他看透了刘邦。

《史记》中“韩信不宣而战偷袭齐国”,这段伪史对后世影响很大,后世一直在学“韩信偷袭”,结果造下了硕大的逆天大罪,遭到天谴。日本的偷袭珍珠港就受“韩信偷袭”的影响,因为以前日本是全面汉化,学习中国文化。后世每次这样造下的逆天罪业,汉朝伪史的炮制者刘邦,直到《史记》作者司马迁,都要分担一份。可见,伪史的罪业非常大,越到后来,影响越大,罪业发酵越大。什么时候被彻底揭开、曝光、归正过来,什么时候为止。以后有机会,会出书系统揭开那段伪史。

中共不宣而战,抗美援朝“大捷”?

可能又有不少大陆读者会问:中共抗美援朝也是不宣而战啊,为什么中共“打赢”了抗美援朝战争,打败了“美国野心狼”?

这都是被中共伪史误导。当今中共钳制言论的大陆互联网,还在赞颂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70年的洗脑,人们基本都深信不疑。不破不立,所以不得不先简要地揭穿这段伪史。

4. “胜利”如何出恶果?

中共“胜利”恶果1:朝鲜领土缩小

抗美援朝后,朝鲜、韩国以实际占领线划分疆界,尽管还叫“三八线”,但是朝鲜领土净损失1500平方英里,约合3900平方公里,约是首都平壤面积的1.5倍。丢掉的领土,包括一块重要的天然气产区。

如果抗美援朝真是中共“胜利”,哪怕是小胜,也不该丢失领土啊。

中共“胜利”恶果2:被世界制裁,不断割地送钱

抗美援朝惨败,支持侵略、破坏和平的中共,国际形象扫地,只是共产阵营里自我吹嘘,受那几个那时还没倒台的社会主义政权赞誉而已,45个国家开始对中国大陆经济封锁。中共开始用割地、外援给钱、谄媚小国等方式,换回一个“热爱和平”的国际形象,以让这些小国在世界上替中共说好话。

1953年11月金日成访华,中国宣布战时援朝的物资、现金全部无偿赠送,再赠8亿元,还割让中朝边境我方的白头山给朝鲜,作为金日成的革命圣地,后来又割让薪岛,这些未能阻止朝鲜几度反华;

1956年12月,周恩来访巴占喀什米尔,主动把有争议的坎巨提地区割给巴基斯坦,巴方极为意外;

1957年、1960年,周恩来把江心坡、南坎地区连同中国藩属的孟养土司控制的大片土地一并慷慨送给了缅甸,两地面积比台湾大一倍,实际承认了辱国的麦克马洪线缅甸段,既讨好缅甸,又谄媚了英国;

1962年中印边界之战,中国大胜。结果把战俘和缴获的武器归还印度,自撤20公里,9万平方公里西藏最肥沃的土地又被印度白占,面积几乎相当于三个台湾岛。如今成为印度“阿鲁纳恰尔邦”,轻松地养育印度700万人,是西藏人口的两倍;

割出蒙古谄媚前苏联,还割掉诺门罕谷地、察哈尔北境、阿尔泰山脊东、新疆北塔山向蒙古讨好;

割让喜马拉雅山脉的南麓给尼泊尔,把珠峰和尼泊尔共用;

割瓦罕帕米尔地区给阿富汗……

中共抗美援朝的口号是“保家卫国”,人海战术让多少人家破人亡?丢了多少国土?结果既没保家,又没卫国。如果真像中共吹嘘的抗美援朝“打出了国威,打败了美国”,真是18国联军[7]都被它打败了,会是这个结果?

中共“胜利”恶果3:为了翻盘,宁与友邦,不与家奴

中共为了得到亚非拉穷国的支援,斥资20亿元,还出人出技术去非洲建设坦尚尼亚-尚比亚铁路,而后坚持外援蒙古、越南、朝鲜、印尼、老挝、叶门、几内亚、柬埔寨、印度,使得红朝建国初就成了世界上外援比例最高的国家,外援占到财政收入的5~7%。

中共几乎包养了朝鲜,还先后援助越南200亿美元;大陆在大饥荒时期:援助阿尔巴尼亚55亿美元,阿尔巴尼亚用我们援助的粮食喂鸡……

1962年以前,外援的三分之一如果用在国内,1959~1962年的大饥荒,4000万人就不会被中共饿死。

中共用出卖国土、撒钱外援,媚得了那些国家的支持,最终在惨败的局面下逐步翻盘,渐渐让世界承认,顶掉了联合国里的中华民国的常任理事国席位。

中共“胜利”恶果4:提出的条件全被否决,被逼到谈判桌前

中共吹嘘大胜,“把美国逼到了谈判桌前签字停战”,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中共原来提出的条件被否决掉?几乎全部同意了美国的条件?

中共最初提出的条件是什么?是外国军队都从朝鲜半岛撤军,不介入半岛,这等于说要像中国的国共内战一样,让朝鲜自由地打内战,中共继续和朝共秘密媾和,灭掉韩国,等于说联合国针对朝鲜侵略的决策都是错误的。

谈判不成,接着打。当时毛泽东的意图是:如果美国不同意,就把联军打到海里去。后来彭德怀再也打不下去了,亲自飞回北京向毛泽东哭诉:打不赢也打不起了。先后几百万解放军轮流替换到朝鲜打仗,人海战术,一个军被打残了再换一个,全国动员参军,还不算支援前线的中国民工,后来动员孩子瞒报年龄参军充数,还是不够。

当时志愿军缺衣少食,生吃炒面粉,普遍夜盲症,前线还有人生吃尸体的心肝。中共三年为战争支出25亿美元,超过了国家总支出的1/3,欠下苏联的物资、资金折合34.85亿旧卢布,合当时13.76亿美元,已无力支撑下去,幸亏台湾没发动反攻,否则会崩盘。

中共又不得不谈判,连原来的三八线都没保住,中共又要求大陆的战俘全部遣返,美国只把两万多战俘中6千多愿意回国的交给大陆,1万4千多不愿回国的战俘交给台湾。那6千多回国战俘,被中共定为国家罪人,服刑、批斗几十年,而去台湾的战俘,后来回大陆探亲,成了家乡羡慕的富豪、名人。

美国提出的谈判条件,如果中共不接受,要继续打,就使用核武器。1951年4月,9架B-29轰炸机携带核弹头已飞至冲绳岛,公开进行核战演习,侦察机侵入中国东北和山东上空,收集空袭目标。倒是蒋介石极力反对使用核武器,起了一定作用。后来中共接受了美方条件,签字停战,美方才放弃核打击。

这就是中共吹嘘的把美国逼到谈判桌前。

中共“胜利”恶果5:战略完败

中共的战略是把联合国军赶出朝鲜半岛,美国的战略是:如果苏联、中国不出兵,就统一朝鲜半岛;如果中国出兵,就退回三八线,维持原状。谁的战略实现了?

美国五星上将布莱德曾说:“假如因为朝鲜战争,我们就打入中国的话,那么,我们将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在一个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敌人,进行一场错误的战争。”

中共篡改,删掉了前提,说美国自称:“朝鲜战争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进一步给中国人洗脑说:“这是美国自己承认战败了!”

中共“胜利”恶果6:伤亡太大,掩盖造假

中共向来“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目的”,内战就是这样打运动仗、完败国民党。抗美援朝损失了多少有生力量呢?绝密,禁止报导,禁止民间、国外调查。只对外宣称:中国伤亡65万人,其中阵亡17万多,后来死亡增加到197653人,称打死打伤美军近20万,与美国严密调查公开的死亡54246人(含1万多人死于非交战的车祸、疾病等),受伤103284人,失踪8177人,差别过大。

抗美援朝老兵、《炎黄春秋》前编辑刘家驹,他写的《我经历的朝鲜战争》,真是惨不忍睹。因为揭露中共夸大战果、隐藏伤亡的一贯宣传,而长期被左派围攻。他透露:志愿军的总后勤部长洪学智的传记写作组,在书稿中说:抗美援朝中共动用了195万人参战,结果伤亡98万多人,其中阵亡36万。

注意:这也是一个精心协商、希望能通过中共审查、发表出来的数位,同样是打折扣的,结果还是被“和谐”掉了。

中共“胜利”恶果7:五战三败,自曝作假

抗美援朝的五次战役,过去中共比较经典的说法是:“前两场打赢,第三场打平,后两场没有输”。如此没有底气、没有证据的空话,一看就是败了三场。

前两场怎么打赢的?1950年10月,中共让军队销毁解放军的一切番号、标记,自称“人民志愿军”,就是人民自愿组成的队伍、不是政府组织的,这本身就是自欺欺人的谎言,彭德怀就说:“什么志愿军,我就不是志愿的!”志愿军开始可不是像军歌唱的“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而是偷偷摸摸潜伏过江,冒充朝鲜军,生怕美国知道。当时朝鲜已经被打得无力抵抗,金日成已经逃到中国丹东去了。美国没想到中国会出兵,让士兵冲到鸭绿江边就算完成任务。此时先头美军小队被共军围歼,后面美军就不再冒进,撤退了。中共不宣而战,胜了第一场战役。

第二场战役,1950年11月,中共10个师的王牌部队,在长津湖包围了美军一个师,重重包围都困不住,美军以大约1个团的损失突围而出,而中共伤亡人数近10个团。中共至今还吹嘘“全歼美军1个团,美军不得不取消该团番号。”其实只是歼灭美军的人数达到了一个团,缴获了一面团旗,该团(骑1师第8团)大部分冲破重围,至今还在。

图65-5:志愿军第二次战役中,长津湖的美国1个师突破共军10个师的包围。(公有领域)

两次战役后,美国才发现中国不宣而战、出兵了。1950年12月第三场战役,中共以优势兵力猛攻,冲过三八线,第二次打下了汉城,打到了北纬37度线,然后中共文人就不讲了,这就是所谓的“平手”,而第四次战役又从三八线开打——显然,是又被美军打回三八线了。实际联军在撤退中发现了共军的弱点,猛烈反扑,中共的步兵人海,被美军机械化兵和20倍的火力打惨了。

第四次战役就是联军反攻、中共防御、溃退了,中方承认损失较大,大到多少不敢说,光冻死饿死就两万多,反正“没输”。

第五次战役,中共在国内组织了10个军,专打最弱的韩国师。作为军医参加这次战役的刘家驹说:他所在的一个师要越过三八线,一天一夜拿下“以为是韩国军驻守”的加里山。一个师三个团,一个团3000多人,用人趟地雷,冒着火力网往山上冲,拼光一个团,再换一个团顶上去。夜战敌人也不知道我军多少人,只好撤退。志愿军最终用人命推进到山顶,发现只打死美军2人。冲下去截断公路,打死美军500多人,俘虏一个连,《人民日报》马上报导俘虏了5000美军。美军是战术撤退、吸引共军。等共军冲到汉城附近,全面暴露出来,美军开始猛烈反攻,机械化冲锋,共军惨败,靠两条腿溃逃回三八线。战役后,彭德怀在给毛泽东发的电报中称:“三兵团损失很大,四处溃逃,企图回国现象严重,现正派人分途拦挡归队”。这就是红朝文人说的“我们没有输”。

中共“胜利”恶果8:朝鲜反咬

朝鲜一直对内宣传:1950~1952年,中国和美国对抗,拿朝鲜做战场,严重伤害了朝鲜,是金日成打败了美国,把美国逼到谈判桌前签字。所以,中国援助朝鲜、给朝鲜补偿是应该的。

金日成得势后,先是血洗中国交给朝鲜的军队,后来又和中共反目。志愿军在朝鲜的墓地,都被捣毁铲平,包括毛泽东之子毛岸英的墓,现在的墓地是后来重建的,墓里边是啥都不清楚。

中共“胜利”恶果9:朝鲜人民痛恨志愿军

朝鲜大造伪史,严禁人民参观志愿军墓地,封闭志愿军真相。不明白的人,痛恨志愿军,因为中国打仗伤害了朝鲜;明白的人,也痛恨志愿军,因为没有中共,朝鲜也和韩国一样自由幸福。

中共“胜利”恶果10:以谎圆谎,洗脑封网

抗美援朝,这场以谎言打造的“胜利”,过去靠新闻言论管制,洗脑几十年,很多人已经完全被洗糊涂了。前苏联解体,朝鲜战争的秘密被曝光,中共丑态暴露无遗,如今主要靠封网来维持“伟光正”。

5. 洗脑太难辨,谎言无底线

抗美援朝有两个最成功的洗脑,很多人都被这两个谎言迷惑了。

包装“上甘岭”

首先是“上甘岭”,拍成了电影。影片讲述:1952年秋,朝鲜战争谈判期间,“美国侵略者”大举进攻,企图打下上甘岭,再夺五圣山,以获得他们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坚守”上甘岭阵地的志愿军某八连,打退了敌人20多次的疯狂进攻,缺水缺粮坚守24天,赢得了时间,使中朝军队取得了大进攻的胜利。“美国侵略者”被迫谈判,“无可奈何”地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朝鲜人民得到了和平。

现在看来这影片完全是谎言。就上甘岭争夺战本身,水分太大。网易军事栏目2015年1月的一篇文章说:2014年12月,中共国防大学某专家撰文称,在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几十年后,美国西点军校研究人员,试图用电脑模拟再现直接导致板门店停火协定的上甘岭战役,但却怎么也搞不明白。而且早在此之前就有文章称,美军在上甘岭被打怕了,把上甘岭取名叫“伤心岭”。上甘岭战役因此被西点军校列为世界最著名的军事战例,成为唯一列入美国军事院校教科书的中国战例,又称上甘岭以其战争史上的许多奇迹而成为世界上许多军事学者研究的战例。

到美国一查,完全没有这回事。上甘岭和“伤心岭”相距50公里,战斗时间相差一年,美国战史中,上甘岭不值一提,西点军校的战例根本没有它,教科书上更没有,其它西方国家也没把它当回事。

图65-6:大陆网站百度百科上吹嘘的上甘岭战役,过于离谱,人们被洗脑后还很爱看。(古金提供)

至于大陆百度百科上的“上甘岭战役”,更为神奇,说志愿军两个连打退了敌人900多次冲锋!这个版本比电影升级了40多倍,那得打死多少人啊?中共文人真以为西方人也和中共一样,大玩人海冲锋呢!

《解密上甘岭》,是中共现役军人张嵩山大胆质疑官方定论的力作,书中揭露中共夸大战果、瞒报损失的惯性,还特别指出:上甘岭军事价值不大,争夺毫无意义。上甘岭战役说志愿军动用了看家宝贝、前苏联的“喀秋莎”火箭炮,其实“喀秋莎”只能射10公里,根本打不准,无法压制美军火炮,可见该战役水分太大。

林辉在《美军档案中无名的上甘岭战役真相》一文中指出:上甘岭战斗,只是白马山战役的佯攻牵制。美军真正目的,是巩固战略要地白马山,当时韩国第9师以伤亡近4000的代价,打退了志愿军对白马山的多次强攻,毙伤共军1万5千多人,该师参谋长朴正熙后来成为韩国总统。

编造黄继光

上甘岭上堵枪眼的志愿军英雄黄继光,家喻户晓,稳坐大陆小学低年级课本60多年,洗脑非常成功。然而,网路上流传的穆正新的《成人不宜的“黄继光堵枪眼”》一文,让这个谎言曝光天下,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搜一下,文章很长,没时间看的读者,其实只要把握一点就可以了:胸部中枪造成气胸,人无法呼吸,昏迷后不可能再醒过来,而黄继光胸部中了一梭子机枪子弹,昏迷后又醒过来,爬起来纵身一跃堵枪眼!中共如此造神,无神论可以终结了。

6. 天象福朝共,逆天遭天惩

有人难免会问:你说朝鲜战争利朝鲜和中共,结果两共逆天遭天谴,怎么后来还保住了金家王朝呢?怎么没灭了它呢?

图65-7:1949年12月1日天象,预示朝鲜战争的结局:朝鲜两分、折上将。(古金提供)

其实,1949年12月1日的天象,这是一个较高层的天象,预示了朝鲜战争最终的结局。两星相犯太近,光芒合在一起,叫做“同”,不分上下,打平手,结局是朝鲜两分。但是近犯太微垣西上将星,参与西方战事的大将死。如果毛岸英不去镀金,彭德怀必死,“毛太子”一去,成了最尊贵者,天罚就落到了“太子将军” 身上。本来彭德怀把毛太子安排在后方山洞里,最隐蔽安全的地方,不让他上前冒险,可是毛太子骄横跋扈,视军纪如儿戏,非要吃蛋炒饭,警卫拦不住,他自己开火,烟火引来了美国飞机轰炸,当场毙命。就像《第32章 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讲的“毕士安去前线顶了天劫,替寇准而死一样”,如此解脱了彭德怀。

天意是一定要实现的,天定两分的结果,和图65-3的两次“三星合、改立侯王”的天象是一致的,这层天意本是:中共出兵,维持两分的局面。金日成有福,被立为朝鲜这个中华的诸侯王(以前他是不被世界承认的),中共也有福,打出了国威——这一切都是以朝共、中共顺天象,不逆天,见好就收,适时退兵,维持两分的局面为前提的,可是共产党生性好杀嗜血,不可能不逆天。

共军不宣而战,朝鲜共产党大肆屠杀韩国百姓,非要置韩国于死地,这些逆天之举,招来天谴,所以在胜利的天象下惨败,虽然最终兑现了两分的天意,但是十分艰难。逆天大罪业现世现报的只是一部分,后续一直在偿还。

7. 中共养虎贻患,朝共虐民逆天

朝鲜是世界公认的法西斯独裁政权,逆天虐民,令人发指。朝鲜建国60多年,只有4个胖子,第一代党魁金日成,金日成的儿子、第二代党魁金正日,金正日的儿子第三代党魁金正恩和他哥哥金正男。前不久,金正恩谋杀了流亡海外的亲哥哥金正男,如今就剩下一个胖子。朝鲜人民只有在金日成、金正日生日的两天,能吃饱饭,朝鲜饥荒时期饿死了约10%的人,逃难到中国的朝鲜男女,你让他们干啥都行,就求能吃饱饭、不饿死、不被朝鲜整死。朝鲜边界的碉堡,枪眼朝向本国,以对付难民逃跑,随意判刑、处死人民,还株连一片,人民没安全感,官员随时可能失踪。人民被告密就被关进集中营做奴工,在集中营里,女人被看守随意奸淫,生下孩子直接处死,残疾人没有生存权……另一方面,金家穷奢极侈,金日成、金正日当年有嫔妃团,金正日一年洋酒钱就是几十万美金,全世界采购山珍海味,制毒、贩毒给中国挣外汇,无恶不作……

8. 抗美援朝造下的罪业

中共在抗美援朝期间所造下的罪业,不只是不宣而战。

扭曲灵魂、变异中华

图65-8:1945年1月27日,中国远征军、驻印军在缅甸芒友会师,中印公路与滇缅公路贯通,缅北滇西反攻作战取得完全胜利,中国举国欢庆,儿童挥舞彩旗跳上美军军车欢庆。(古金提供)
图65-9:1945年1月17日,美国工兵随队医生在给云南妇女打防疫针。(翻拍照片,古金提供)
图65-10:抗日战争后期,美国和中国并肩作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老百姓见到美军,双方都会伸出大拇指,说出汉语“顶好”作为问候。(古金提供)

抗日战争,美国给中国提供了大量无偿援助,通过滇缅公路,每月有6000~30000吨战略物资、生活物资运往中国。缅甸被日本侵占后,美国开辟了世界上最艰险的驼峰航线,三年间,美国货轮躲避德国潜艇的偷袭,把各种物资运到印度,再以飞机飞越喜马拉雅山为中国输血。很多美国飞行员每天要飞3个来回,609驾飞机和1579名美国飞行员葬身在飞机残骸绵延不绝的铝谷。后期,美军和国军并肩战斗,美军飞行员组成的飞虎队英勇作战,阻遏了日本轰炸中国城市的态势,成了全中国人民心中的英雄。没有美国的人力、物资、兵力的帮助,抗日必败。

可是,5年之后,中美人民在战争中结成的深厚友谊,被中共的抗美援朝运动彻底摧毁了。

图65-11:1950年7月,中共发起了抗美援朝运动,全民丑化、仇恨美国,扭曲了中国人的灵魂。(古金提供)

1950年7月,中共发起了抗美援朝运动,全民丑化、仇恨美国,强迫洗脑之下,中国人的灵魂被扭曲了,真的从心里仇恨美国,心向中共、朝共、苏共。中共是要中国人抛弃传统道德,变成忘恩负义之徒,为中共献身。这样变异国人灵魂的罪恶,罪业更大,是要从根上把人彻底毁掉。

朝鲜后来对中国的翻脸攻击,和中国对美国的翻脸开战,何其相似?中国铲平美国志愿兵、航空兵在中国的墓地、曝尸扬骨,和朝鲜铲平中国志愿军在朝鲜的墓地,如出一辙,这不是报应么?

输出赤祸,荼毒世界

朝鲜战争死了500万人,其中300万平民,是二战后最大一场局部战争。造下的罪业谁来承担?

谁做的谁承担。侵略在人间是逆天理的,朝鲜侵略韩国,屠杀平民,朝共承担。但是,因为中共全力出人力、物力、兵力支撑朝鲜,而且志愿军后来成为入侵韩国的主力甚至是唯一力量,所以中共也造下相应的罪业,还要分担朝鲜的罪业。前面讲过,天象定的朝鲜战争是两分,中共抗美援朝是顺天象,但是,要“解放朝鲜半岛、灭掉韩国”的战略是逆天的,为此给世界造成的损害,当然是中共承担。

而且,朝鲜金家政权所有的历史罪恶、现代罪恶,中共都要分担,因为朝鲜和金家是中共一手扶植、包养出来的,包括朝鲜的核武器,技术都是中共提供的。至今,中国对朝鲜的援助也没停止,中共官方为多,民间的投资也有。

在《第45章 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中,我们用南京大屠杀的惨烈历史教训,展现了一条乾纲:人造下的罪业,不会随着人死物空而消失,不会被时间稀释,它永远追着人的灵魂,随着时间追加利息。当然,后续中共还有更多、更大的逆天大罪,都会集中起来,将在某个天象下集中加倍追偿,那就是中共的天灭之日。但是,不是只有中共的官员在劫,所有给中共宣誓的党团队员、甚至听信中共谎言的百姓,都在劫,因为他们是中共强大的基础,那场天谴,是中华民族最大的劫数。

(未完,待续)

注释:

[1] 朝鲜共产党后来改称为朝鲜劳动党,因为实际还是共产党,所以本文究其实质,还称它是朝鲜共产党。

[2] 为支持朝鲜共产党发动内战,1949年7月,中共将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三个朝鲜族师交给金日成,充当金日成内战的马前卒。“第四野战军164师”改称“朝鲜人民军第5师”, “第四野战军166师”改称为“朝鲜人民军第6师”,“ 第四野战军156师”改称为“朝鲜人民军第7师”。这三个师是四野的主力,战斗力很强。而金日成的家底,只是游击队而已,他组建的朝鲜人民军,第2师师长崔贤,参谋长许波,第4师师长李权武,第6师师长方虎山,第7师师长崔仁,第3师参谋长张平山,第3师16团团长崔仁德等人,也多是在华担任解放军干部的朝鲜人。

[3] 《乙巳占》: “昴为旄头,被发之象,青丘蛮夷文身之国,梗河胡骑负戈之俗。胡人事天,以昴星为主……其西北则胡貊月氏,占于街北,昴主之。”

[4] 《乙巳占》:“尾、箕,燕之分野。乐浪、玄菟、朝鲜,三郡并汉武帝置之,皆燕之分也,属幽州。”

[5]《乙巳占》:“太白犯五星,有大兵;犯列宿,为小兵。太白犯荧惑,为大战。太白在南,南国败;在北,北国败。”

[6]《乙巳占》中:“三星若合,是谓惊,改立侯王。”

[7] 1950年6月25日,朝鲜侵略韩国的当时,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82号决议,要求朝鲜军队撤至三八线以北。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84号决议,由16个国家的军队组成联军介入朝鲜战争,这16国是:美国(提供88%的兵力)、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纽西兰、荷兰、法国、土耳其、泰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衣索比亚、南非、卢森堡,加上韩国和秘密派小队人员参加的日本,共18国联军。@*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对于这些早已置生死于度外的将军、士兵来说,死亡无法成为修行的考验,那么人间的最苦的囚徒之灾,就成了对他们未来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检验。当然,孙立人对这种迫害是不能认可的,军人效命疆场、收复国土是本分,在战斗的艰辛、劳苦中受罪乐得其所,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冤屈牢狱中蹉跎消磨?
  • 二战胜利后,民国收复东北主权,先被苏联无理阻挠,后被苏联扶植的中共武力对抗,进展缓慢。孙立人回国后,顶着不利的天象和杜聿明的屡屡加害,连战连捷,打得林彪一败涂地,正欲收复哈尔滨,把林彪赶出东北之时,被迫停战……
  • 中共打着抗日的旗号迅速发展,成为民国的心腹大患。长征其实是逃跑,跑到大后方嘴上抗日,中共当时最坏的打算是逃往苏联。八路军只跟日军打过几场小型战斗,就被吹嘘成“林彪平型关大捷”、“彭德怀百团大战”,实际林彪只是袭击了日本一个补给小队,彭德怀在敌后打麻雀战、游击战。“鬼子进村了,八路进山了,”《平原游击队》这句台词,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 日军占据野人山天险,在必胜的天象下作战,只对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有效,对孙立人无效,因为孙立人在战神之路上修行成功,累世的威德足以改变天象。他发明丛林迂回战法从背后奇袭,日军战力最强的号称丛林作战之王的18师团,连战连败,屡被歼灭,接连补充兵员15次,对孙军闻风丧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