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brain0.com

评论:从人性角度分析共产主义的邪恶之源

幸存者参观柬埔寨金边琼邑克杀戮场(万人塚),红色高棉政权于1975年至1979年间在这里处死了大约17,000人。 (Omar Havana/Getty Images)

人气: 106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5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Trevor Loudon攥写,孙洐源编译)共产主义是邪恶的,并非仅仅因为马列主义政权下8500万至1亿人的死亡。

共产主义是邪恶的,并非仅因为苏联的古拉格集中营(Gulags)、中国的劳改所或柬埔寨的“杀戮场”。

共产主义是邪恶的,并非仅因为那些有共产党支持的诸多恐怖主义组织,如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菲律宾新人民军(New People’s Army),秘鲁的光明之路(Sendero Luminoso),或南非的民族之矛(Umkhonto We Sizwe)。

共产主义是邪恶的,并非仅因为对前苏联集团、中国、古巴、朝鲜和越南数亿儿童的大规模洗脑宣传。

共产主义是邪恶的,并非仅因为每个共产主义国家都存在大规模的腐败现象,并非因为全球共产主义活动家所蓄意制造的种族冲突,也并非因为社会主义伪科学的灌输,从斯大林时代的李森科(Lysenko)虚假遗传理论到今天“性别流动”(gender fluid)或“人造全球变暖”的宣扬。

上述的所有情况都令人震惊,但它们只是共产主义邪恶的症状,并不是真正的原因。

个人责任

共产主义成为人类最大的邪恶之源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共产主义是个人责任(personal responsibility)的天敌。

共产主义冲淡并削弱了个人成就。一旦人们清楚地了解这一点,那些看似荒谬的由共产主义因素推动的政策就说得通了。从最低工资、到单一付款人医保(single-payer health care)、再到租金管制等共产主义政策,都旨在最大限度地减弱和阻挠个人责任。

与之相对的是,勇于承担责任的个人通常成为领导者,从而激励他人掌握自己的生活。有个人责任感的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从而与他人建立更好的人际关系。

在美国,更强的个人责任感带来的积极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每一项伟大的发明、每一件完美的艺术作品、每一项医疗创新、每一条高速公路,以及每一个创造财富的商机,都是由创新者和创业者推动的。这些富有责任感的个人带领着社会取得更大成就,改善人们的生活。

个人责任是自由意志的最终体现。没有自由,就没有个人责任。没有个人责任,就没有个人或社会的发展。社会中存在的自由程度将决定个人责任的大小和社会发展的潜力。没有人可以强迫你承担责任,勇于承担责任是一个个人的选择。

自由为发展创造了条件。个人责任是将潜力变为现实的引擎。承担更大的个人责任是一条通向更富有、具有更多选择及更有意义和成效的人生之路。

个人责任的反面

逃避个人责任将导致国家贫穷、民众被奴役及社会走向善良的反面——邪恶。

很少有人生来直接选择为恶。通常是因为他们拒绝为自己的生活负责,然后在一系列不断升级的妥协和逃避中不可自拔,最终可能成为罪犯。在一个极权的社会主义体制中,他们可能成为暴民。

共产主义的核心理念是所谓的按需分配,难道有比这对个人责任的更大攻击吗?

责任意味着掌控。一个人不能对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负责。驾驶车辆、支付房贷或为未来储蓄都是个人掌控自己生活的例子。

但是,如果人们必须将他们的劳动成果交给其他未能生产的人,那么他们的生产动力就会被削弱。相反,如果人们被赋予了对他人劳动成果无偿占有的“权利”,这对个人责任将有何影响?

个人慈善行为vs财富的强制再分配

真正的私人慈善机构有可能使捐赠者与受益者双方得益。捐赠者通过与受益者之间的互动,受益者会对捐赠者充满感激,捐赠者由于真正能使他人受益而在给予付出的过程中感到快乐。这是人类天性中的仁慈在自由环境中的表现,这是一件好事。

然而,共产主义政权下强制性的重新分配财富导致腐败和经济衰退。在这样的制度中,财富提供者成为政府的奴隶,他自然不愿意为不露面的人工作。他与受益人之间没有任何私人关系,并且被剥夺了将自己的财富用于造福他人的能力,也被剥夺了对慈善事业的感激之情。他没有任何给予的乐趣,也失去了向他人付出的动力,还可能会因此变得充满痛苦和怨恨。

受益人在这样的制度中也不会对自己的生活和家庭产生自豪感或成就感,还可能会产生一种苦涩与傲慢夹杂的理所当然的权利感,以掩盖依赖他人所带来的自我厌恶感。

在这种制度下的官僚阶层则成为“中间人”,而这些中间人对他所憎恨的“富人”进行抢劫和迫害,把抢来的部分财富通过福利形式给予那些将来向他们投票的选民。

财富的强制再分配是一种蔑视人性的循环——一种助长腐败并滋生仇恨、嫉妒和怨恨的恶性循环。这是非人性化的,削弱了人类的灵魂中与生俱来的善良与正义,这是通向大规模邪恶的门户。

在美国,有一段时间,对政府依赖的腐蚀性影响对民众影响很深,罗斯福总统在他的1935年国情咨文中也不得不提到这个问题——“历史的教训最终表明,继续依赖政府救济会导致与美国的建国精神背道而驰,从根本上破坏这个国家的纤维组织。以这种形式发放救济就是用一种麻醉式的、微妙的方式破坏人性。这对于健全的政策是不利的,背离了美国的传统精神。政府必须为身体健全但贫困的人们找工作。联邦政府也必须而且应该放弃这种形式(强制性)的救济。”

但为什么说共产主义是邪恶的呢?因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所有的集体主义哲学都蔑视个人,而个人则是人类最小和最重要的单位,个人即代表人性。

在自由社会中,每个人都被认为对自己的生活负有全部责任,每个生命都是神圣的。共产主义政权所犯的罪行及大规模的人权侵犯在自由社会里是不可思议和不可想像的。

共产主义并没有消失

共产主义表面上是一种政治力量,但是实质是埋藏在人性深处的阴暗面的表现,充满了嫉恨。向往共产主义的人往往因为需要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这种人性的黑暗面与人类一样古老,因此,认为共产主义在柏林墙倒塌后就已消失的观点是一种可悲的错误。

在某种意义上说,共产主义非但没有失败,而且事实上是非常成功的。共产党现在统治着几个主要国家,包括中国、古巴、越南和朝鲜,并且在俄罗斯、拉丁美洲、非洲以及欧洲大部分地区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而这个阴险的魔鬼也深深地侵蚀着美国政界、流行文化圈、以及美国各地的大学校园。

共产主义党派提出的目标“财富再分配”(redistribution of wealth)旨在引诱内心脆弱者为了少数革命领袖的最终利益而牺牲个人自由。

共产主义的真正目标是实现全球统治,这反过来会造成有史以来最残酷最全面的暴政。共产主义的最新表现不仅让人联想到前苏联的凶残独裁者,而且以中共为代表的共产暴政现在还配备高科技的公民监控技术,使任何形式的逃亡都无法实现。

如果最近一次的共产主义思潮在美国要是成功,那只是因为太多的人愿意放弃个人责任来换取虚幻的安全感。

综上所述,最好的反共主义者是完全自负责任的个人。共产主义毒素唯一真正的解药是个人责任。  #

*Trevor Loudon是新西兰作家、电影制片人和公众演说家。三十多年来,他研究了激进左翼、马克思主义和恐怖主义运动及其对主流政治的隐蔽影响和渗透。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肖琳

评论
2019-05-15 4: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