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阁雅趣系列(11)

【闺阁雅趣】女子与茶二三事

作者:兰音

《仕女清娱图》册之“品茗”,清喻兰绘。(公有领域)

  人气: 7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香茗一盏,浅尝小啜,是古人于风雅格调中的一件赏心乐事。若是经了姑娘的手采摘、烹煮、品赏,那就更是一番动人的情境,美好的气韵了。古时候,茶是日常的开门七件事,是陶冶性情的艺术,与古代女子也有着说不尽的故事。

茶中有礼 饮出女儿情

传统中国是礼仪之邦,茶文化包涵茶道、茶艺,也包涵了茶礼。古时候,饮茶之风盛行,茶也可用来表敬意、成大礼。明代的《七修类稿》谓:“种茶下子,不可移植,移植则不复生也。”古人看重茶树不移而多子的特性,与妇人从一而终的品德相通,因而茶就成了婚礼中必不可少的礼品,更添了诸多送茶、奉茶的礼节,以完成古代男女人生中的大事。

《宫乐图》局部,唐人绘。(公有领域)

早在唐朝,前往西藏和亲的文成公主,就带去了大量的茶叶作为嫁妆,并将茶文化带去了西藏,开启藏人吃茶的风俗。后来女子出嫁,无论家境丰俭,都会把茶叶作为嫁妆中的必需品。宋朝以来,茶在婚礼中也作为聘礼,和许多礼节有了关联:男方到女方家中送的聘金,称作“茶金”、“茶礼”或“代茶”,女方家接受聘礼称作“受茶”。

《梦梁录》中记载,男方“下财礼”时,将金银、布帛、首饰等财物,连同茶果酒水一同送到女方家。新婚三日后,女方家还要送来茶饼果物等至婿家,完成“送三朝礼”。还有一种“三茶礼”:订婚叫“下茶”,结婚叫“定茶”,同房叫“合茶”。与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等六礼合称为“三茶六礼”。当完成了这些礼节之后,一对夫妇才成为被神明和祖先认可的新人,开始相伴一生的婚姻生活。

几千年来,几钱茶叶,一杯清茶,贯穿了订婚、结婚、婚后的礼节,见证无数对夫妇隆重而华丽的大婚过程。不知从何时起,“吃茶”成了女子受聘的代名词。正如《红楼梦》里,王熙凤打趣黛玉时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不知古代女子烹茶饮茶时,会不会对未来的人生有所向往呢?

茶中有画的秘密

古人的饮茶习惯与今天不同,在元代之前流行的是茶团,饮用时需把茶饼捣碎,用烹煮之法制成浓郁的茶汤。烹茶法主要有分别流行于唐、宋两朝的煎茶法和点茶法。区别在于,煎茶法是将茶末倒入沸水,点茶则用沸水多次冲点茶末,并用茶筅等工具搅拌,也叫“击拂”。由于点茶过程中,茶面会泛起“乳花”,形成各种文字或图案,因而点茶又衍生出一项新奇多变的传统游艺,即“分茶”,或名“茶百戏”。

古人饮茶习惯与今人不同。图为河北宣化辽墓第五号墓茶道图。(公有领域)

宋《荈茗录》中有关于茶百戏的记录:“茶至唐始盛。近世有下汤运匕,别施妙诀,使汤纹水脉成物象者,禽兽虫鱼花草之属,纤巧如画。但须臾即就散灭。此茶之变也,时人谓之茶百戏。”擅长分茶者,就像国画中的圣手,以茶具为纸笔,以茶汤为水墨,在茶面上描绘出栩栩如生的鸟兽虫鱼,将茶饮变成了一件极具观赏性的艺术品。

宋代的文人墨客,对分茶技艺非常热衷,陆游有诗曰:“晴窗细乳戏分茶”。若是遇到一位精通茶艺的女子,他们更要赋诗赞叹,比如“金箸春葱击拂,花瓷雪乳珍奇”,“秋波娇殢酒,春笋惯分茶”。其中春葱、春笋便代指女子纤细洁白的手指了。

清《奕人传》记载,宋时有位奇女子名叫赵总怜,就是分茶高手,向子諲曾为她填词,在序中说她兼擅琴、棋、书与分茶,把分茶放在和文人技艺同等重要的地位。“茗碗分云微醉后,纹楸斜倚髻鬟偏”,是词中描绘赵女微醉后,巧手分茶的动人模样。

宋人赵彦端的一首《风流子》,也用华美的辞藻描写了一位女子分茶的场景。“正三行钿袖,一声金缕,卷茵停舞,侧火分茶。笑盈盈,溅汤温翠碗,折印启缃纱。玉笋缓摇,云头初起,竹龙停战,雨脚微斜。”在富贵人家的夜宴中,这位女子刚刚停下舞步,便浅笑盈盈上前来分茶。只见她纤纤玉手几起几落,就在茶盏中勾勒出一幅云气龙飞般奇幻的图画,教人如何不倾心于她的高妙技艺?

赌书消得泼茶香

古人爱茶,也以拥有好茶为傲,于是从唐代起出现了以汤色、汤面、茶味为比赛内容的活动,称为“斗茶”,到宋朝达到鼎盛。蔡襄的《茶录》就记录了评判茶品高下的标准,比如汤色贵白,其次是青白、灰白、黄白等杂色;汤面也重鲜白色,并且已没有水痕附着于杯盏为佳;而茶味则以甘滑为主。

《雍正十二美人图》之桐荫品茶,清人绘。(公有领域)

以上斗茶法,较量的只是茶自身的品质,而满腹经纶的才子才女们,还发明了一种“文斗”,也就是行酒令一般的行茶令。最早行茶令的,当属宋代第一才女李清照了,她和丈夫赵明诚志趣相投,曾在青州故居协助他撰写《金石录》。在治学着书期间,他们夫妻俩就发明了一项考校双方对典故掌握程度的娱乐活动。

用餐之后,李清照和赵明诚便对坐烹茶,每人先后说出,某一典故在某书的第几卷、第几页、第几行,猜中者胜出,可以先饮一杯茶,败者后饮。因为李清照天生博闻强记,所以在比赛中,她总是得胜的那一位。每当得胜后,她便得意地举杯大笑,常常不小心把茶汤洒在衣衫上,反而喝不到茶。

这段一充满闺趣的夫妻佳话,被李清照完整记录在《金石录后序》中:“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

大约五百年后,清代第一词人纳兰性德在悼念亡妻时,有感于李清照夫妇的伉俪情深,为他们、也为自己写下“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知道是寻常”的名句。从此,“赌书泼茶”成了象征夫妻间高情雅趣的又一著名典故。

直到清朝,茶令仍然在文人圈中盛行。王十朋的《梅溪文集》就记载了自己和朋友行茶令的故事:“于归,与诸友讲茶令,每会茶指一物为题,各举故事,不通则罚。”每次行令,大家都围绕某一主题,各举所举典故旧事,并都与茶相关,说不出来的人就只能闻着茶香,看着别人饮茶了。

一杯茶的背后,承载了种种雅人雅事。古代女子也在茶中,找到了人生与艺术的兴味,更为茶留下独特的清芬。(本系列完结)@*#

点阅闺阁雅趣】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代女子的闺房,为什么叫做“香闺”?红袖添香伴读书,添的是什么香?“笑语盈盈暗香去”,这一缕幽香从哪里来?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中的香文化,也和女子结下不解之缘。
  • 古代女子,梳妆打扮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这既是女德中对妇容的要求,也暗含了“女为悦己者容”的微妙心理。历经时代的变迁,女子在装扮上大抵是梳髻插簪、涂脂抹粉、画眉染甲之类,但是在不同的朝代中,女子妆容又有着各具风尚的美感。
  • 贞静温婉的淑女,也许她的另一面就是天真活泼、生气勃勃。她既能端坐在繍房中专注女红,也能在庭园甚至公共场所嬉戏竞技。并不是只有今天的女孩子才热衷健身,古代女子也有许多唯美又富有活力的体育活动呢。
  • 大约两千年前的东汉,临朝的邓太后下了一道旨意:征召五岁以上的皇室和邓氏子女共七十余人,一律到专门开设的学馆中学习经书。而考核他们学业的监考老师,正是太后本人。这是不是让人大跌眼镜?古代女子不仅能上学,还是男女同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