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brain0.com

林辉:中共高规格接待蒙古独裁者背后的丑行

2016年在南海仲裁案之际,网传一张“海棠血泪”中国地图。大片红色部分显示已被划出中国版图的中国领土:外蒙、贝加尔湖、海参崴、海兰泡、伯力、唐努乌梁海、藏南…….(网络图片)
人气: 999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5月01日讯】1952年9月28日,蒙古总理泽登巴尔一行7人抵达北京南苑机场,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这也是建政三年后中共政权接待的首个到访的外国政府首脑,自然是相当重视的。时任中共总理的周恩来,率领陈云、粟裕、邓小平、聂荣臻、薄一波、郭沫若等众多中共高官,亲自到机场迎接。到机场迎接的还有罗马尼亚、东德等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中的驻华使节等。机场热烈的欢迎仪式,拉开了泽登巴尔作为首个到访的政府首脑被中共高规格接待的序幕。

根据中共的外交解密档案,泽登巴尔并未下榻在外宾常住的北京饭店,而是被安排住进东交民巷8号原法国领事馆内,这也是中共首座国宾馆。为了迎接泽登巴尔一行,在其到达前一个星期,周恩来下令将其重新改造,800多工人夜以继日地赶工,在其到达前才完工,而整个改造费用花费为10,466,000元,相当于1955年的10万元。在中国人一贫如洗、经济落后的情况下,中共花费如此巨资修缮国宾馆招待外国领导人,其政权本质彰显无遗。

在到达北京后的第二天,泽登巴尔即受到毛的接见,并在当晚参加了周恩来举行的盛大招待会。9月29日,他受邀出席毛举行的中共国庆三周年招待会,10月1日,又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看阅兵式和游行。泽登巴尔也因此成为首个出席中共国庆阅兵观礼的第一个外国政要。

10月4日,中蒙签订了《经济及文化合作协定》,同意两国在经济、文化、教育方面,建立和发展关系等。与此同时,为了配合泽登巴尔访华,蒙古也在首都乌兰巴托举办了“蒙中友好旬”活动,并悬将毛、刘、周、朱、泽登巴尔等人的大幅照片并排悬挂。中共亦派文艺代表团参加活动。

在北京的二十天中,泽登巴尔是好吃好喝好玩,受到了中共无微不至地热情接待。10月4日晚上,毛亲自在中南海勤政殿设宴招待其一行,并安排其在怀仁堂观看越剧。5日,在中共外交部官员的陪同下,泽登巴尔乘专列赴南京、上海、杭州。名义上是访问,实质应该是免费让其游玩。

当时外交部给地方的指示是:只准做好,不准做坏,尽一切可能给泽登巴尔总理及代表团以方便。还明确了接待蒙古代表团的标准,其中伙食标准是每人每天十万元(当时的旧币),不含水果、点心、饮料,并特别提醒泽登巴尔不喝烈性酒,且一餐只喝一种酒。喜欢吃鸡、炸鱼、蔬菜,不爱喝浓茶,喜欢吃葡萄、香蕉。

在最高指令下,泽登巴尔去的三个地方的地方一把手是亲自迎接,亲自过问访问安排。在这三个地方,泽登巴尔不仅参观了工厂车间、托儿所、博物馆,还游览了名胜古迹。在杭州时,中共官员怕他们感冒,还特意买了绒衣和毛衣。

从杭州回到北京后,泽登巴尔一行又参观了北京图书馆、清华大学,游览了故宫、颐和园、北海、天坛等。10月18日,泽登巴尔回国。在回国前,他收到了周恩来精心准备的礼物:湘绣泽登巴尔画像一幅;地毯一块;万寿无疆餐具一套(94件);福建漆博古挂屏四扇;挑花台布一块;织锦缎二匹;像册一本(内装泽登巴尔访华的照片)。

慷慨的中共让泽登巴尔满意而归,而中国人莫要忘了的是,曾经的外蒙是属于中国的,正是中共为了讨好苏联,正式放弃了对外蒙的领土要求,而且很快接待外蒙的首脑访华。这样的嘴脸古今少有。

紧跟苏联的泽登巴尔

1916年出生的泽登巴尔早年留学苏联,在留苏期间,他被斯大林选定为当时蒙古最高领导人乔巴山的接班人。他一路上升,1940年年仅24岁的他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主席团委员和中央委员会总书记。1945年后,历任国家计委主席、副总理等职。而他得以快速升迁的一个原因是其岳父是莫斯科卫戍司令费拉托夫将军。

1952年乔巴山去世后,泽登巴尔继任,担任部长会议主席,也称总理。从这一年开始,在长达32年的时间里,他一直集蒙古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是名副其实的独裁者。不过对于竞争对手,他采取的是流放方式,并未处死。

作为亲苏派,蒙古高层一直是“在经济上完全依赖苏联,意识形态上完全效忠苏联,政治上完全仿效苏联”,及全面“苏联化”。比如语言上大量吸收俄文词汇,文字上斯拉夫文代替了蒙古文,服饰上苏式服装替代了蒙古长袍,饮食上俄式西餐在城市推广,历史上成吉思汗被抹掉,宗教上上层喇嘛被集体枪决、中下层僧侣被强制还俗……一句话,除了人们的长相和语言,蒙古与苏联已无区别。

专制的统治让蒙古人充满了恐惧。1962年,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宣传部长铁木尔奥其尔在成吉思汗诞辰800周年时主张举办纪念活动,这惹得苏联大发雷霆。泽登巴尔立即谴责:“成吉思汗是一位恐怖主义份子,不是民族英雄。”随即,这位宣传部长被解除一切职务。

而作为对蒙古忠心的回报,苏联在经济上给予了蒙古大量帮助,主要是优惠贷款和直接援助。苏联解体时,蒙古对苏联有117亿转账卢布的债务。2003年底俄罗斯宣布免除其中的98%。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苏联出现改革动向,蒙古也受到影响。1984年8月,在苏联授意下,68岁的泽登巴尔因为“年龄过高”被解除总书记和大呼拉尔(相当于“议会”)主席团主席(国家元首)职位。时年58岁的巴特蒙赫担任总书记。继任的领导集团,大多是拥有苏联博士、副博士学位的高级知识分子,这无疑为其后的顺利转型扫清了障碍。

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上台,在国内掀起改革风潮。蒙古也紧跟其后。1988年,在戈尔巴乔夫正式宣布放弃对各“卫星国”的内政干涉后,蒙古各地出现游行,并由此走向转型。第二年,苏联启动从蒙古撤军。

1990年,蒙古人民革命党十九届八中全会开除了泽登巴尔的党籍。泽登巴尔夫妇移居苏联。1991年4月泽登巴尔去世。

支持苏联  中共一再卖国

“卖国卖民”是共产党与生俱来的禀性,“卖国求权”也是其党一贯的方针路线,不仅苏共如此,中共也是如此。中共自成立之日起,就接受苏联的领导和资助,并一再罔顾民族利益,支持苏俄,甚至签订卖国条约。

如1929年苏联趁国民政府忙于中原大战,出兵8万占领东北后,中共不但不予以谴责,反而公开违背国家和民族利益,提出了“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并于1930年在多省市策划武装暴动,“以造成全国革命高潮”。

抗战期间,中共得到苏联的援助并不多,但意识形态使其始终支持苏联,哪怕罔顾民族利益。比如1941年公开赞同《苏日中立条约》和条约附件《前线宣言》,并为苏联开脱,而该条约中有这样的表述:“苏联根据宣言保证尊重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性,日本保证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性。”

要知道,条约内容明显与1924年的中苏条约是相违背的,当时苏联承认中国对外蒙古的“主权”。对此,中华民国政府提出抗议,而中共的声明则表明支持苏联重于捍卫中国利益。无疑,为了得到苏联的支持,中共宁可牺牲民族利益。

抗战结束后,中共在出兵中国东北的苏军的帮助下,迅速占领了物资丰富的东北。为了得到苏联在军事上的进一步的支持,中共与苏联在这一时期签订了两个卖国条约。一个是1947年5月签订的《哈尔滨协定》,一个是1948年12月签订的《莫斯科协定》,两个都是典型的卖国条约。

建政初期,毛和中共担心美国协助退守台湾的国民政府反攻大陆,遂赶赴苏联,与其签订了《中苏同盟条约》以及两个秘密协定。

在秘密协定中,正式承认蒙古独立,让苏联保持在中国东北的特权,战时允许苏军在华据守,中国海空军基地交给苏俄,东北各港口交苏军使用;中苏以货易货,中国土产,特别是粮食,应尽量输俄;苏联在中国享有特别贸易权、铁路管理权;控制矿权;在中国一些地区,苏联人有自由居住权;应征一千万劳工给苏联,压缩一亿“多余的人口”等等。

认外蒙独立问题  中共发奇文

外蒙古的独立,是在民国时期发生的,但之前一直未被国民政府所承认,属于遗留问题。外蒙古面积15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3个法国、43个台湾的大小,战略和经济地位都十分重要,其牧场相当于全国的80%,铜矿资源占全国的50%,石油、煤炭、盐湖矿产、磷矿、稀土、钼,钨,水晶,铅,锌等资源皆占全国的重要地位。

1945年2月雅尔塔会议,美、英为了争取苏联参加对日作战,从而减少自己的损失,不惜出卖中国利益,答应了苏联的无理要求,接受外蒙古的现状,即承认并要求中国政府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此后,蒋介石与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条约中正式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有权公投独立。

后来在蒋介石退守台湾后,以苏联违约为由,在联合国状告苏联。中华民国并宣布《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失效,从而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联合国对此予以承认。这就是至今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版图上还包括外蒙古的法律依据。

而中共为了讨好苏联,不仅承认蒙古独立,而且拱手将疆土送给了蒙古国,如在1960年代中蒙划界时,将原本属于新疆的阿勒泰—科布多一部1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和原属于内蒙的纳兰—哈勒赞地区3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都送给了蒙古。

更令人惊诧的是,1950年2月24日,《人民日报》还发表了一篇卖国的千古奇文,称:

蒙古的独立,就是在民族自决的原则下,一个新国家的诞生,给世界的和平民主阵营增加了一份力量。承认蒙古独立,对每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只得欢呼的事。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事后又大肆造谣,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苏联与伟大的苏联领袖斯大林,并说:蒙古独立是中国领土的丧失。反对派这样说原也不足为怪,可怪的是,我们人民中有的人居然也有宗主国的情绪,似乎蒙古也非得划在中国的版图上不可以似的。这实在是中了大汉族主义的毒。

自己卖国,还堂而皇之地指责他人,这样的行径也只有中共这样不要脸的政党、政权可以干得出来,而这样的中共同样的嘴脸,迄今为止已为全世界所熟知。

结语

显而易见,秘密协定损害了中国的国家主权和利益。中共签订的是卖国条约,这一点,中共领导人邓小平也心知肚明。1989年,邓小平对来访的时任苏联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说:“从鸦片战争起,列强侵略、欺负、奴役中国,对中国造成损害最大的是日本,最后实际上从中国得利最多的是沙俄,包括苏联一定时期、一定问题在内。”邓小平所言大概就包括这个条约和秘密协定。

可是,中共卖国并未终止。1999年12月,江泽民与到访的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将中共卖国推到了极致。根据《议定书》,江出卖了中国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宝贵领土,相当于东北三省面积的总和,也相当于几十个台湾;此外,江还将图们江出海口划给俄国,封死了中国东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从毛到江泽民,罔顾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中共出卖了多少中华民族的利益,估计很多中国人都还不知晓。如果知道中共出卖了外蒙,出卖了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出卖了不少中华民族的利益,中国人能不唾弃中共吗?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5-01 4: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