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brain0.com

“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 三等奖获奖作品

【征文】张东园:中国国学大师的血泪遭遇(3)

北京大学西门夜色。(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2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8日讯】(接上篇

3: 看清中共本质 远走他乡的国学大师

还有一些国学大师,看清了中共的本质,在大陆沦陷于中共之前,远走他乡。这些人的代表人物是胡适傅斯年钱穆等。

胡适

1948年底,蒋介石手谕指令傅斯年与朱家骅负责制定了“抢救大陆学人计划”,并在具体执行和实施上由傅斯年、陈雪屏与蒋经国三人组成小组,负责具体“抢救”事宜的研究谋划和具体操作,“抢救”的名单上几乎全是清一色当时国内卓有成就的杰出知识分子。

由于胡适在中国政学两界影响巨大,共产党方面也加紧了对他的统战工作。早些时候已弃教职出走清华园,秘密潜入解放区等待出任中共高官的吴晗,指派嫡系找到胡适密谈,劝他留在北大,不要跟着国民党。

胡适回答:“不要相信共产党的那一套!”并让来使告诉吴晗三句话:“在苏俄,有面包没有自由;在美国,又有面包又有自由;他们来了,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

共产党高层没有放弃,改为直接向胡适喊话。据时任北大教授兼东方文学系主任季羡林回忆,“我到校长办公室找胡适,商谈什么问题。忽然撞进来一个人——我现在忘记是谁了,告诉胡适说解放区的广播电台昨夜里专门给胡适的一段广播,劝他不要跟着蒋介石集团逃跑,将来让他当北京大学校长兼北京图书馆馆长。我们在座的人听了这个消息,都非常感兴趣,都想看一看胡适怎样反应。只见他听了以后,既不激动,也不愉快,而是异常平静,只微笑着说了一句:‘他们要我吗?’短短的五个字道出了他的心声。看样子他已经胸有成竹,要跟着国民党逃跑。”

1948年12月14日,蒋介石两次亲自打电报催促胡适飞南京,并派专机迎接。胡适临行前,派人劝好友、辅仁大学校长、与陈寅恪齐名的史学大师陈垣同机飞南京,陈垣不从。不但陈垣不从,胡适的小儿子胡思杜也表示暂留在亲戚家,不随父母南行。这一拒绝让胡适夫妇大为吃惊。

1951年,中共为了加强对知识分子在思想上的控制,开展了针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在运动中,胡思杜违心的批判自己的父亲,还亲自编写和登台演出反美话剧。此外,他还在香港《大公报》上发表《对我父亲——胡适的批判》一文,表示要与之划清界线,断绝往来。1957年,胡思杜被打成“右派”,说其是向党进攻,并将其父亲胡适一齐批判,不堪受辱的胡思杜于当年9月21日上吊自杀。

早在1919年,胡适就反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认为“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是自欺欺人的梦话”,“共产主义是十足的武断思想”。

对于蒋介石将中共从国民党内清除出去以及剿共的举措,胡适是非常赞成的。他在撰写的文章或演讲中就表示:“蒋介石进行清党的举动……是站得住的。”“我们不反对中央政府全力戡定叛乱(注:指中共叛乱)。”“国内不统一,剿匪需要很大的兵力。”“新四军之解散,为军纪上必要之举动。”

抗战胜利后,国共在重庆举行谈判,蒋介石提出缩编中共的军队,胡适致电毛泽东要求中共“痛下决心,放弃武力”。中共挑起内战后,胡适以国民大会主席的身份领衔提出《戡乱条例》,并对记者称,中共比日军更坏,“我的家乡抗战八年未遭破坏,而共产党占领三日,即洗劫一空。”

1950年,胡适在《自由中国》上发表《共产党统治下决没有自由》一文,认为共产党是说一套做一套,在共产党的管制之下是没有自由的。

傅斯年

傅斯年是20世纪中国史学界、国学界当之无愧的天才、奇才和大师级人物,有人甚至将其与另一位国学大师陈寅恪相提并论。此外,他富有激情、刚烈、嫉恶如仇的性格,更是在知识分子中少见。

1945年7月1日,傅斯年与黄炎培、章伯钧等一行6人乘专机抵达了延安访问,与黄炎培称延安之行“如坐春风”不同,傅斯年有着极为清醒的认识。他回来后曾与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几次说过,延安的作风纯粹是专制愚民,也就是反自由、反民主的作风。他在同毛的谈话过程中,发现其对于坊间各种小说,连低级兴趣的小说在内,都看得非常熟,而他正是通过这些材料去研究民众心理,加以利用,因此傅斯年认为毛不过是“宋江一流”。

傅斯年一直对苏联和中共没有好感。早在1932年发表的《中国现在要有政府》一文中,就公开称共产党“大体上是祖传的流寇,不过以前的流寇但由凶年失政造成,今之共产党乃由凶年失政以外,更加以国民经济之整个崩溃而已”。他宣称:“因为民族主义与人道主义,所以反共反苏。我不能用共产党的方法反对共产党,因为若先向共产党拜了老师,用他那一套不讲事理不重人性的办法,则自身先站不住,反共之结果,只有替共产党扩张势力耳。”

当傅斯年看到许多青年人逐渐演变成激烈的左派分子时,十分不安。他曾与别人说过这样的话:我要是十七八岁的青年,我也许对共产党发生兴趣,但我自从与共产党接触以后,绝对不会当共产党!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想法,傅斯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离开大陆,并出任国立台湾大学校长。1950年12月,因突发脑溢血,傅斯年去世。在其追悼会上,蒋介石亲临致祭,各界要人也纷纷前来告别,致祭者共计五千多人,而挽联、祭文、唁函唁电、纪念文章亦相当多。为了纪念傅斯年,台湾大学将其陵墓安置在校园内,人称“傅园”。

钱穆

国学大师钱穆在史学领域很有造诣,与陈寅恪、吕思勉、陈垣并称“现代四大历史学家”。钱穆还在香港创办了新亚书院,传播中华文化。

钱穆在1949年选择离开大陆,到香港后,创办了新亚书院。在钱穆创办新亚书院之初,即公开在校刊撰文,直指“本书院创始,在一九四九年之秋,当时因有感于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刻意摧残本国文化,故本书院特以发扬中国文化为教育之最高宗旨”,“在今日民主主义与极权斗争之下,中国青年在思想上应有正确的认识,以免误入歧途,既误其本身前途,亦遗害于国家民族以及世界和平”。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共对钱穆展开统战工作,派其老师吕思勉和其侄子钱伟长给他写信,劝他回到大陆。钱穆在回信中说,他看见冯友兰、朱光潜这两位朋友,在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当中被迫写自我丑化的检讨,那样做如同行尸走肉,丧失了人的尊严,这是他万万做不到的。他愿效法明末朱舜水流寓日本传播中国文化,希望在南国传播中国文化之一脉。

同时,钱穆继续著书立说,严厉批判中共政权种种倒行逆施之行径。他在《中国思想史》中写道:“此刻在中国蔓延猖獗的共产主义,最多将是一个有骨骼有血肉的行尸。……大陆政权正如一块大石头,在很高的山上滚下,越接近崩溃的时候,其力量越大……三面红旗多恐怖,红卫兵文化大革命多恐怖,下面还有更恐怖的事。”

1986年,钱穆在文章《新春看时局》中,依然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因为这国号代表“从此以下,中国不由中国人自己领导,需改由非中国人如马恩列史来领导”;他更直言,此国号与共产主义不除,两岸不能谈统一。(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古言

(点阅“弘扬传统文化”征文

评论
2019-08-15 10: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