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brain0.com

澳媒《四角》再深度调查中共渗透(分析之三)

专家揭中共统战 操控澳洲华侨华社

澳媒近期深度调查中共渗透,其中涉及对海外华侨、华人社区的统战。图为悉尼最大的华人区。(安平雅/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报导)“我们从安全机构那里得知,外国干预行为在澳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在ABC电视台46分钟的《四角》(Four Corners)调查报导节目中,这样的话被重复说了四次,均出自于澳洲联邦议会情报和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之口。

4月8日,澳洲最大的主流媒体就中共渗透澳洲的问题再度推出调查报导,聚焦中共对中文媒体、地方政府、政要和海外华侨等层面的影响和控制。

就调查报导中呈现的中共对澳洲的三个领域的渗透,(前两部分分别见第一第二部分分析),其中华人政治捐款人黄向墨利用金钱靠近澳洲政要,以及姜姓亲共媒体老板通过经营的俱乐部向澳洲大党捐款,使亲共的海外华侨和华人社团再被聚焦。

大纪元特别专访了资深中国问题专家、时事评论员横河,他详细解析中共如何将长臂伸向海外、腐蚀自由社会的手法。本篇关注第三个领域:中共对华侨、华人社团的渗透。

媒体关注点和政要“雷区”

四角》调查报导播出后,澳洲主流媒体继续追踪朝野两党里数位曾与中国富商黄向墨一起吃过饭、会过面的资深政要的举动,成为报导播出后最显着的后效应。黄向墨成了亲中共的代表性人物,但凡与他扯上一点关系的,人们就自然会有其人是否被中共收买的疑问。横河认为,这个局面很大程度上与黄向墨曾任“和平统一促进会”主席有关。

横河表示,中共认为用钱就能收买政要。“那些政治捐款人在澳洲肆无忌惮地捐钱,但他们很多生意却在中国大陆,跟澳洲没有太大关系。其对澳洲的政治不一定了解,也没有具体说要支持哪个政党的政见(除了跟中共相关的政见)。因此这样的人往往给(朝野)两边的政党都捐款。”

这些政要的行为经过媒体曝光进入公众视野后,引发舆论谴责,促使澳洲政府采取措施。故之前所述的媒体监督、新闻自由就尤为重要,起的作用很大。横河说:“因为有新闻自由的存在,所以政治人物的行为要受到民众和媒体的监督,就是要遵守符合自己国家价值的游戏规则,哪怕再少数的媒体,都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中共要视这些不屈服的华文媒体为眼中钉。”

中共如何统战海外华人社团

海外侨领不只被中共来利用收买政要,还有其它任务。如每次中共领导人访问澳洲,摇摆红旗的欢迎队伍里有各种华人社团,还有中国留学生,这些人负责遮挡、排挤,甚至打压对中共抗议的团体。这些活动很多是由亲共侨领利用自己的社团召集和组织的。

横河分析,中共对华人社团的统战工作主要归中共统战部管辖。但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不属于统战部,因为他们不是统战的对象。“留学生在中国绝大部分已经被中共洗过脑了,出国读书又由学生学者联谊会管理,基本上没有离开过中共的控制,所以不存在统战的问题。而统战对象是没有跟中共保持一致的人,所以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不归统战部管,而归领事馆教育体系主管,它的上级是中共教育部,完全像管中国学生的方式。”

横河总结中共的统战系统对海外华人社区的统战,大致分以下三类。

一类属于以北京为中心,分散在各地的分支机构,像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简称和统会)在很多国家都设分支机构。和统会是这些机构里级别比较高的,其主席就是政协主席,由政治局常委直接管,在所有的统战组织里面的级别最高。黄向墨就曾担任澳洲和统会会长。

往下一类是三个机构——国务院侨办、宗教事务局和民委(民族委员会)。原本这些机构表面上还归属政府国务院。去年体制改革以后,直接划分到统战部,也不掩饰它们是统战机构了。所以各种同乡会,以及一些专业团体(如专家、学者协会),基本占了统战部机构里很大的比例。

还有一部分是原来的老侨社,他们是统战对象,所以并不稳定。另外一些台湾侨社,虽然可能会受到影响,但不完全一样,不太会被完全控制。因为他们台湾有一个政府,会得到官方的支持。如经济文化办事处、华侨文教中心类似于台湾的外交机构,跟台湾的社团有很密切的联系,背后有一个政府的支持,相对不太容易被控制。

比较稳定的统战组织是一些从大陆出来的人组织的团体,虽然五花八门,但大多都可以在中共统战系统里面找到它依附于某个系统,因为统战系统里也有很多分支,属于前述第二类。这些机构和团体,以及被统战的侨社,中领馆就可以跟他们保持联系。

海外华人需要摆脱中共控制

横河说:“只有中共会肆无忌惮地在自己的侨民当中发展亲共势力。其它国家政府不会去干这种事,中共就是把侨民当作自己的一个政治工具,这么大规模地使用。”

今年二月,澳洲媒体报导黄向墨永居签证被澳洲政府取消、入籍申请被拒的消息后,有中文媒体刊登了整版广告,列出128个澳洲华人社团发表的联合声明,反对澳洲政府对黄向墨的决定。对于这些社团是否具有统战背景,以及社团的规模和真实性,一些学者持质疑态度,但是少数亲共人士绑架整个华人社区的现象,引起外界担忧。

有华人读者写信给本报,担心“给我们在澳洲的华人带来了恶劣的影响,会让澳洲主流社会认为澳洲华人都是中共的帮凶”。信中还说很多华人支持澳洲价值观,反对中共渗透,只是因为中共的压力,不敢公开发声。

横河认为如果没有中共,“我相信绝大多数海外华人是效忠于自己所在的国家的,是不愿意当中共的工具。沉默的还是大多数,真正跳出来的都是所谓侨领这些人物,而他们多数与其个人利益相关(才这么做)。如果事情搞到不可收拾的时候,吃亏的是当地的华人。”历史上数次东南亚排华事件即是前车之鉴。

他还建议大陆到澳洲来的移民,本身对这个西方社会的民主和自由没有很大的贡献,尤其新移民大部分是享受已有的权利,所以“新移民需要争取自己的权益,不是向西方政府争取,而是通过拒绝中共的渗透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因为现在华人的权益不是被西方政府侵害了,而是被中共的渗透侵害了,因此华人要对自己所在的国家有所贡献的话,第一要做的就是抵制中共的渗透”。

解决方法:加强执法 解体中共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的中国问题研究员马蒂斯(Peter Mattis)曾说,中共的恐吓和推动中共故事的行为“有时会越线,成为犯罪行为”,它侵犯了西方国家的言论和结社自由。比如,在美国本土上压制(对中共的)抗议。

横河表示,一方面如果没有了中共,华人就跟一百年前清朝派出去的留学生一样,清政府也不会指挥他们闹事或压制其它团体。现在因为背后有一个中共政权毫不掩饰地要利用华人,才会造成有一部分人为了个人的利益去投靠中共。这些人声音还特别大,好像很有影响力,实际上只要没有了中共,这些人马上就会退下去。

另一方面,各个国家应加强执法,要求外国代理人注册和登记,能够做到这一点,就能使大多数不愿意依附于中共做事的华人感到获得(澳洲政府的)支持。因为在非常大的压力下能够真正坚持顶住中共压力的往往是信仰团体,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比较困难。所以西方国家也应该做一些事情来帮助这些华人社区摆脱中共的控制。

因此,横河认为媒体这类深度调查中共渗透的报导至少有两方面作用——警示政要、华侨不能因为受中共的压力,或者利益上的关系,就背叛自己所在国家的基本价值观;同时,促使澳洲在立法和执法层面上加强实施力度。

联邦律政部长波特(Christian Potter)在4月8日的调查报导中说:“为了制止这样的渗透继续蔓延,我们改变了澳洲法律,制定新的法律防止政府和相关部门遭受渗透。”律政部长所说的法律是两年前,《四角》节目推出的第一个调查中共渗透的深度报导之后推出的。横河认为,澳洲在立法上做得比较快,也做得相当不错,推出了两个新的法案,一个是修订的《反外国干预法》,另一个是要求《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的透明度法案。

如今主流媒体再度联手推出了这次重磅调查报导,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对大纪元表示,这是澳媒在外国代理人法律的出台后,希望在对中共干涉澳洲政坛的问题再上一个新的台阶。“澳洲政府现在实施这个法律,在如何落实上遇到很多阻力,极少这样的机构按照法律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人,各界也有反对声音。所以这个《四角》节目是根据这个背景来做的,就是要进一步推进这个事情,让这个法律真正能落到实处,起到真正的效果。”

未来是否会像专家提出的那样,通过报导促进新立法的执法,外界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