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浴火凤凰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王嘉益/大纪元)

  人气: 4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远古时代,原始人类在森林里,以切、割、烧、杀方式取得食物。当今已廿一世纪,人类在水泥丛林里,仍在上演着切、割、烧、杀方式的射猎行为,哀鸿遍野!人类什么时候才会觉醒,不再彼此伤害?

一位92岁的老爸拄着拐杖,还要女儿扶着,气喘如牛,举步维艰的走进诊所,我赶快起身帮忙扶上诊椅。85岁的老妈随后跟着进来。老爸眼睛浮肿,眼中含着水,口水流不停,脸色惨白,头发稀疏几乎无发。老爸得肝癌,手术切除后移转大肠,再次手术,半年后又转移到骨,正在作化疗。老妈得子宫颈癌,已作切除手术并化疗。一对风烛残年的同命鸳鸯,水深火热的,在火浴中的凤凰,何时能重生?

听完女儿叙述病情后,我告诉她:“老爸老妈的病我没有能力治疗,我能做的就是减轻他们一点痛苦!”女儿苦涩的笑笑说:“这样就好。”二位老人都没针灸过,但止痛药也没有让他们好过!所以女儿想试一下针灸。我问老爸:“我帮您针灸好吗?您一定很难受,针灸可以舒缓一些!”虽然他的身体如废墟焦土,却有个坚毅的眼神,他听了点点头。针灸一定要问过病人,只要愿意针,行气较不受阻,效果也较好。

这么脆弱的身子,尤其是老爸,好像风一吹他就会倒,蜡烛一吹就要灭了的样子,阴森森的,针灸要如何下手?两老都先针了百会、内关穴,以稳住阳气、心气,以免散得太快、太多;两老都失眠,针神庭、神门穴,守着神气,减少魂飞魄散;肠胃常咕咕叫,吃不下,针中脘、足三里穴;老爸加公孙穴消腹胀;头痛,眼睛干涩,筋骨酸痛无力,用合谷穴全收了!老人家气血虚,针数要少,刺激量要轻,之后随症加减穴位。

两老看诊的车程,候诊和治疗都要花时间,这对重病人,是如此漫长的煎熬!并没有预期他们复诊。第二周,女儿还是载爸妈来看诊,说针灸后双亲都觉得舒服一点。针灸几次后,老妈状况稳定多了!老爸有来针灸时,精神会好一点,但是只要再去作化疗后,又陷落如奄奄一息。虽然如此,身材高大的老爸,尽管步伐慢,却是挺着胸,昂首阔步的,好像生命的斗士,每当我问他:“针灸痛不痛?”只要有女儿在场,他都说不痛。天下父母心,慈父不忍女儿心痛,自己的泪却在眼眶里打转,我偷偷的帮他擦眼泪,轻抚他的肩膀,竖起大姆指,在他耳边说:“老爸,您好勇敢!”我知道他痛苦不堪,甚至痛不欲生!

孝顺的女儿,为了照顾爸妈,赔上了青春,也牺牲了自己的感情。有一天,帮两位老人家针灸完,我请女儿到诊间来,对她说:“你的孝心实在令人感动!老爸老妈都很配合你的要求。你要不要想一想,他们的癌症有可能好吗?尤其是老爸,生命力已脆弱,都92岁了,你忍心眼睁睁的看着老爸接受没有希望的治疗,还要忍受化疗的痛苦!你爸好像受凌迟的酷刑,在人间炼狱里受尽折磨,如果他是我家人,我不会让他接受这些惨不忍睹的煎熬!”

女儿沉默许久后说:“那是医生说要作的疗程!”我回答:“小姐,你有权利主张不作,不必任人宰割!我知道你很孝顺,你赚的钱都花在两老的医药费上了,这些钱拿来带他们去走走玩玩,买他们喜欢的食物,买几件漂亮的衣服,让老人家在人生最后的时间,至少有点快乐、有点尊严的走!老爸再这样作化疗又电疗的,恐怕是两败俱伤,很快就要插管了!你可以考虑到最后很痛苦时,给他打吗啡,减少他的痛苦!”女儿眉头底下,泪水在眼眶里,却紧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就怕父母看见。

过二周后再复诊时,女儿告诉我她停止了老爸的化疗、电疗!针灸几次后,老爸走路较顺利,喘有减轻,脸没那么浮肿,口水也减少了,可以吃得下东西了,精神好一点时,还会跟我聊几句。最后1次针灸结束,临走前,老人家还特别向我道谢,这一谢成永别。@

选自《明慧医道——情理法天》/博大出版 http://broadpressinc.com/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事业有成的55岁老板,为事业打拼,打出一片天下,也打出一张满江红的检验成绩单:筛窦、蝶窦、颔窦有慢性鼻窦炎,限制性肺换气障碍,两侧颈动脉分叉处轻度粥状动脉硬化,心脏二尖瓣轻度闭锁不全,肺动脉轻度闭锁不全,左心室舒张功能异常,轻度排尿功能障碍,颈椎、胸椎、腰椎退化,腰椎第四、五椎合并骨刺,脑部轻度萎缩、老化现象,骨质缺乏症。
  • 一位豆蔻年华15岁少女,总容易累,容易头晕,才知道自己从呱呱落地,眼睛张开时,医生就宣布她因先天基因缺损,已是慢性肾脏病第三期。医生说属于先天体质,无法治疗,但只要小心保养,健康活至50到60岁没问题。她带着阴影度过成长,也一路平安。到了大学却发作,出现昡晕、呕吐、贫血症状,医院检查出肾功能在萎缩,医生特别嘱咐千万不可怀孕,一旦生小孩立刻要洗肾。
  • 在一个寒冬午后,从南部来的四个人,吵杂的架着满面雪白的妇人,寸步难行的走进诊间,还没坐好,其中有人的手机响了,电话中直问:“怎么不赶快送到医院去急救?”大家急得七嘴八舌。我请大家安静,问这位妇人:“你怎么了?”她头晕得很厉害,全身无力,眼睛睁不开,喘得那张毫无血色的白唇,说不出话来。姊姊在旁代诉:“她的血红素4.7,医生要给她输血,她不肯。因为上次输血人很不舒服。家有七姊妹,大家都轮流打电话来关心,意见很多,都主张到西医那处理比较快。”
  • 一位长得美丽,气质高雅,留着一头秀发飘飘的46岁女士,却眼神漠漠,眼袋不小,黑眼圈很深。近半年来,她和中风半瘫的先生,每个月都要飞到北京去给一位名中医师治病,往返奔波的疲惫写在脸上。朋友说她舍近求远,介绍她来看诊。
  • 有一家三口从北部来调身体,瘦小的9岁弟弟调鼻子过敏和肠胃;11岁的哥哥身高150公分,体重44公斤,调鼻子过敏、近视、长高、流鼻血和尿床;妈妈调经理带,颈项酸紧。这些问题都不是什么大毛病,曾介绍北部医生就近治疗,但这家人后来还是决定找我调理。
  • 一位30岁年轻人,为人忠厚、朴实、劝快。从青年、结婚、生了个可爱的小女儿,都在我这里调理。他家住在台中,工作却在北部,因此北部中部两头奔波,大约2年不见人影。这位年轻人,经过2年打拼,32岁就晋升高阶主管,成就非凡,羡煞多少周边的同事。有1天他来看诊,形色匆匆,看去像风尘仆仆的老翁,我看了吓一跳,怎么会变成这样?那眼睛凹陷无神又迷惘,黑眼圈很深,满脸倦容,说话有气无力。
  • 一位4岁的小男孩,精力旺盛,活蹦乱跳;他除了睡觉,整天像冲天炮,到处发射他的活力,没有他想不到的游戏,什么都可以玩。因为爸妈都上班,所以他就在家给阿婆带,有一天,小脑袋东张西望,探索所有可玩的新鲜事,他随手拿了妈妈用来修指甲的小长片,曾看过妈妈用它在挖指甲,小顽童好奇的学着照做,感觉不太好玩还有点痛。小脑袋突发奇想把小长片戳到眼睛里,看会怎样?大闹眼中的水晶宫!
  • 一位48岁的家庭主妇,并不需要用电脑工作,可是却常眼睛胀痛,左眼渐渐突起,日久突如青蛙眼,眼睛干涩痛,头胀。到处去作检查,结果都正常。中西医的治疗也没停过,已经5年了,还是没什么进展,或说效果令她不满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