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承制御药200年 同仁堂梦断谁手(上)

文/宗家秀
北京同仁堂,这家中国老店于1669年开张至今 。(STR/AFP/Getty Images 2006-11-1)
  人气: 4002
【字号】    
   标签: tags: , ,

北京同仁堂,前身是乐家老铺,由康熙八年(1669年)间太医院吏目乐显扬开创“同仁”堂号而得名,至1954年近300年间,同仁堂品牌堂号、资产及配药秘方均为乐氏家族持有,祖遗代传。1723年雍正元年,开始供奉御药,历经八代皇帝,历时188年,获皇权特封,书写了同仁堂老字号的辉煌历史。

1954年同仁堂第13代传人乐松生“主动”请求公私合营,以年定息6.16万元(旧币)的收益交出了金字招牌的乐家同仁堂,自此,同仁堂不再姓乐。1968年4月,乐松生一家三口命陨文革。

乐家铃医

乐氏宗谱上记载的乐姓祖籍为浙江宁波府的慈水镇,最早可以追溯到唐昭宗光化年间,大司寇乐仁厚及弟太医令乐仁规不满朱温乱朝,弃官归隐,后移居到宁波,至清初共31世宗谱。其中,第26世乐良才随明成祖永乐大帝朱棣迁都,也搬到北京。

乐良才在宁波时就是一位手摇串铃穿街走巷卖药的铃医,周游四方、负笈行医,为当时小有名气的走方郎中,针、药独特,临床经验非常丰富。进入京城后,乐良才又自学中医理论与名家著述,并结合行医所得,将自己的医药知识与经验代代相传,直至乐家来京第4世乐显扬。

为康熙诊脉

乐显扬号尊育,秉性淳朴。受家族影响,乐显扬自小博览医书,刻苦钻研,善辩药材,对中医脉诊医药深有造诣。康熙四年,乐显扬因救治一位进士而被推荐到太医院做吏目,即管医事文书、杂务的医官。此后,更是收集了大量宫廷秘方、民间古方。

民间相传,乐显扬和康熙大帝之间还有一段善缘。康熙八年春,勤政爱民的少年天子率领众臣在京畿一带巡查,不料寒流袭击京城,康熙帝回宫后病卧龙床。御医给小皇上开了剂“荆苏姜茶红糖饮”医治风寒。服饮后,康熙仍觉身体不适。

青少年时期的康熙皇帝。图为《康熙帝便装写字像》。(公有领域)

于是,太医令命乐吏目为康熙诊断。养心殿内,面带倦容的康熙皇帝眉宇间仍显露出一种英气。乐显扬聚精会神地给皇帝按脉,感冒已基本痊愈,只是脉象很冲,似有愁事。

“皇上的风寒已基本痊愈,不必担心。依吏目看来,是心有所忧,故致疲倦。”乐显扬的直言相奏让一旁的太医令汗流满面,担心顶撞了皇上。

康熙皇帝看了看乐显扬,平和地问:“朕需用药吗?”“回皇上,不必用药,只要心思能解,精神自然高昂。”乐显扬仍直言不讳。

第二天,乐吏目得到了康熙一百两银子的赏赐。皇上对他的忠言直谏心有感触,加以褒赏,原来跟随巡查的鳌拜专横跋扈,康熙帝的忧虑,被医术高明的乐吏目号脉号出来了。

创“同仁”堂名 载誉三百年

身为医官,乐显扬经常随朝廷赈灾救死扶伤,了解民间疾苦后他认为:“济世养生,惟医药为最。”康熙八年,他决定创办同仁医室,济世天下。

乐家铃医祖上根据北宋名医王惟一着《铜人腧穴针灸图经》,传下来一尊刻有针灸穴位的铜人,乐显扬用其谐音,命堂号“同仁”,并说:“吾喜其公而雅,须志之。”

乐显扬命堂号“同仁”。图为北京大栅栏同仁堂总店的招牌,为清皇室后裔爱新觉罗‧启功所题。(Gisling/Wikimedia Commons)

乐显扬推崇古方药研制,因而有言曰:“古方无不效之理,因修合未工,品味不正,故不能应症耳。”他要求同仁药室必求道地药材、谨遵炮制之规,故同仁药效颇佳,名声大振。

乐显扬过世后,其三子乐凤鸣恪守父训,接续祖业。康熙四十一年(1702),乐凤鸣在北京大栅栏路南开设同仁堂药铺,并于1706年汇集《乐氏世代祖传丸散膏丹下料配方》,收集配方362首。书中序言提出“遵肘后,辨地产,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工艺规范,成为同仁堂名号载誉几百年的至理名言。

工艺规范说起来只是一句话,做起来可全凭功夫。比如镇咳止痰的“半夏”,因药材有一定的毒性,同仁药铺的传统做法是:将生半夏先后用清水、石灰水、再次以清水、皮硝和明矾水分别浸泡7天,共28天。晾干后与五味子、甘草熬成的汁液还有宫桂、砂仁等研制的药粉同缸浸泡,每天要倒一次缸,共浸倒26天。再隔天倒一次缸,共浸35天,晾干后才算完成。而传统的同仁堂名药乌鸡白凤丸,其工艺则更令人惊叹了。

乾隆四十九年(1784),琉球王国医药学家吴继志曾点名请益同仁堂药师。同治十二年(1873)杨静亭着《都门纂》,光绪十六年(1890)李虹着《朝市丛载》均记载同仁堂制药于大栅栏路南,货真价实。

供奉御药 皇权特封

同仁堂因其配药严格和显着疗效,1723年被皇帝钦定为御药房供料、代制内廷中成药。同仁堂独承御药近200年未有更换,可谓奇迹。至今北京故宫博物院内仍保存着同仁堂制作的紫金锭等药物。

清宫内廷的宫女、太监、侍卫等人员总数过万,其医疗保健用药自雍正元年一律由同仁堂提供。清宫要求所供药材:产地地道、拣选纯净、质色兼优。每三个月进药一次,不得延误。清廷档案记载道光二十一年(1841)第四季度,同仁堂药商为内廷供药150味、计重252斤7两。

如遇紧急情况,同仁堂须火速供药。在御药房的一份呈报里记载着:“奉旨急合御制平安丹入料……票传同仁堂将所用药味火速交进……”所署时间为二十四日辰刻(上午7点到9点),而同仁堂午时(11点到13点)便将药材全部配齐,听候检验。

中药(Fotolia)
同仁堂因其配药严格和显着疗效,1723年被皇帝钦定为御药房供料、代制内廷中成药。(fotolia)

数百年如一日,长期为宫廷供药,其量之大、质之优、时之速、效之着,将同仁堂制药历炼达到了清王朝全国最高水准,清朝内廷时常越过御药房而直接向同仁堂索要药材,说明同仁堂的信誉度已经是非通常药商能比的了。

同仁堂为皇家供药初期,是先供药,后领银。因其信誉度越来越高,雍正年间,同仁堂获得了先领银后供药的皇家特封权利,同时还可向皇上申请增调药价。雍正年间,同仁堂曾奏领官银四万两,乾隆九年(1748),曾奏请调高三分之一药价。

但官拨银两只能用于宫廷制药,不得纳入同仁堂私营,也就是说,政府拨钱方便了同仁堂供御药的流动资金周转,但政府放钱并不是投资,更不是控股。而同仁堂奏请调价,清宫都将通过严格的程序调查,按照当时市价和税法来决定是否同意调价。

这种做法也不是计划经济手段,而是出于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市场价格信息的获取需要人工采信,买卖双方才能建立良好信任关系。道光十七年(1837),道光皇帝恩准同仁堂“将药味按仿时价加增”。也就是说,朝廷这个大买家对同仁堂已经完全信任了。自此,同仁堂生意如日中天,名财两旺。

咸丰十一年,西太后的制药直接由同仁堂输送,光绪十一年六月,清太医院抄存《同仁堂丸散膏丹配方》,同仁堂的药品完全达到最高御用标准。当时长江以北的祁州中药材集散市场,每年的交易额达2600多万银元,同仁堂为其第一大买商。(待续)

参考资料:

《炎黄春秋》:《乐氏家族与三百年老店同仁堂》
杜鹃:《“济世养生”乐家同仁堂》
乐祟熙:《清平乐——乐家轶事》
慎思行:《同仁堂的300年:三次力挽狂澜》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香港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可追溯到三十年前港人义救89六四学运人士的“黄雀行动”。“黄雀行动”始于1989年6月下旬直至香港政权移交前,香港商人、艺人、黑道曾募资千万,前后将七八百名89“六四”人士成功从大陆救出,安全抵达海外,其中包括被中共内部通缉的赵紫阳次子赵二军的妻女。
  • 中共的票证时代,除了没有选票外,其它啥票都有。但最荒唐的要数粪票。因农民和“公家”争抢人粪,中共居然石破天惊地发明并发行了粪票。
  • 粮票
    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像,大陆人以往买东西除了货币之外,还需要一种盖上各类红章的票证。一个烧饼2两粮票、7分钱;一碗大米饭4两粮票、8分钱;一碗素汤面4两粮票、1角4分钱;一个面包4两粮票、1角7分钱。票证的品种五花八门,几乎有多少类商品就有多少类票证。其中仅粮票就有上万个品种,面值大到一张一万斤,小到一张半两。
  • 抗战时期的香港起到了物资运转枢纽和巨额款项输送渠道的重要作用。国民政府在港设有专门机关负责对外采购和对内输入军用物资。军政部、贸易局、交通部、中央信托局都有驻港办事处。抗战初期,约75%的外援物质都是从香港经广九铁路运送到广东和全国各地。九龙启德机场每天都有定期航班飞往重庆运输大量物资。
  • 1941年12月8日7时,香港启德机场上空,突然飞来几十架飞机,紧接着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响起,香港街面上、酒吧间电影院里享受着生活的人们,望着远处浓烟滚滚的天空,疑惑地抬起头:“70%是防空演习,报纸上没说战争已经逼近了呀。”
  • 上个世纪50至70年代,发源于梧桐山的深圳河,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的“柏林墙”。 对于数百万渴望自由的人们来说,那里是天堂与地狱的分界线。大陆50年代以后的各种政治迫害,包括屠杀、饥饿与贫穷,使民众不得不想方设法逃离,当时香港几乎成了最近的一处“天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