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brain0.com

分析:美中第五轮谈判 贸易战战况有大变化

图为美国总统川普于2018年在白宫接见中方贸易代表,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川普推特)

人气: 444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自上月川习会以来,中美双方贸易战战况发生很大变化。中美低级别工作组会议于周一、周二进行,尽管双方都有达成“可交付成果”的意愿,不过中方更迫切希望结束这场贸易冲突。

中美第五轮贸易谈判于1月7日、8日在北京召开,作为低级别的工作组会议,由双方副部级进行对话,落实两国元首阿根廷会晤期间达成的重要共识。

从流出的现场照片看,本次会谈的参与人数众多,有上百名中共官员参加,人数是美方的两倍。此外,中方贸易谈判最高代表刘鹤有象征性出席,同时中共商务部部长钟山以及副商务部长王受文也在现场。

上述三人都出席了2018年12月1日中美首脑在阿根廷G20期间的工作晚宴。美方代表中没有出席晚宴的人员,但至少有3名副部长曾参与之前的中美贸易谈判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多次公开表示,由于中国经济正在放缓,中方正急于达成协议。

一些分析师肯定了川普的说法。“中方非常渴望给贸易战降温,因为他们担心国内经济形势,”总部位于北京的策纬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的联合创始人麦卡弗(Trey McArver)说。

美中经济一上一下 中共谈判压力增

两国经济增长一上一下正在给中方施加更大压力。大多数独立经济学家预计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将降至6%左右,这将是1990年以来最低水平。

贸易战发生后,中国经济增长率在2018年第三季度降至6.5%的新低,同时,11月的汽车销量同比下降16%,房地产销售疲软迫使部分开发商降价。

同时,中共央行上周已出台降准的货币宽松政策,同时在过去一个月,中共发改委密集批复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等,给市场透露明确的刺激经济增长信号。

美国经济第三季度的年增长率为3.4%,失业率创下五十年新低。“我告诉你们,中国现在经济表现不佳,而我们做得很好。”川普上周五(1月4日)在白宫告诉记者,“我想我们会与中国达成协议,我真的认为他们想要达成协议,我想他们也必须这样做。”

此外,一些为美国服务的制造商已将生产转移到其它国家,以避免美国的关税

投资银行瑞银(UBS)周五(4日)发表报告指出,在200家接受调查的制造商中,有37%在过去的12个月内已经转出中国。近半数的企业回应,美国关税上调的威胁是最主要影响因素,还有因为成本上升或环境监管受影响而选择离开。

“大多数公司都预计贸易战会升级,”报告写道。

就连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席、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也公开表示,市场面临下行压力,将为双方解决争端创造额外动力。不过,外交部发言人周一否认了中国经济不佳是中方愿跟美方达成贸易协定的一个原因。

会谈前 中方一直主动释开放姿态

华盛顿要求北京为美国公司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开放更多地市场准入,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以及减少对中国公司的不公平政府补贴。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帕克(Jake Parker)说,在本周会谈之前,中方一直释放主动姿态,展示改革迹象,而前几轮谈判它都是在谈判结束后才开始行动。

例如,最近几周中共当局发布了一项新的外国投资法草案,禁止中国公司强迫外国合作伙伴交出技术机密,并禁止政府非法“干涉”外国公司的业务,上述做法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西方公司。同时,作为一种姿态,中方还恢复购买美国的大米和大豆。

不过,到目前为止,只有“外商投资法草案”中有提到保护知识产权的内容,而即使通过成为法律、中共会多大程度遵守和实行仍令人怀疑。

“我们希望看到中方在实施方面的积极信号,”帕克说,“所以我们保持谨慎乐观。”

经济学家们担心,90天对解决所有困扰美中关系的问题时间太紧。他们预计,北京的目标可能是在此期间展示足够的进展、说服川普延长他的最后期限。

在90天期限内,协议“可能要到最后一天才能达成”,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所所长屠新泉说。

屠表示,本周会谈将集中讨论技术细节,然后双方高层才能做出“艰难的政治决定”。他认为,从长远来看,最终的关税可能会“保持数年”,而最终结果不会那么快就达成,这需要时间。

美方重视中方能否兑现承诺

本轮对话,除了关注中方如何回应美方关切、双方能否达成“可交付成果”外,中方如何信守其承诺更是重点。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美国谈判代表正在敦促中方详细说明他们将要做出的各种改变,并确保北京不会用其它手段来限制外国公司。

在川习会上,总统川普指派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作为对华贸易谈判负责人。莱特希泽在12月时曾表示,一定要看到中方真正有效的、可监督的变化,否则90天停火期限一到、加征关税可能不可避免。

自去年以来,美国官员就提出了一个框架——可能采取季度审查程序——审核中方是否负责,但目前尚未有该机制的细节流出。

“最重要的一点是中方会如何执法?”中国市场研究集团驻上海分析师凯文德(Ben Cavender)说,“美国希望自由的市场准入、并阻止中方强制技术转让,中方说OK,但实际会发生什么变化?”

中共的反美联盟策略失败

中共正试图通过强调中国作为出口市场的巨大潜力来化解各国的投诉。在过去一年中,中共宣布了一系列政策变动,以增加外商投资进入汽车、金融和其它行业的机会。

但是市场观察(Market Watch)网站报导说,北京试图以此招揽法国、德国、韩国和其它国家成立反美联盟的努力是徒劳的,因为这些国家的政府虽然不完全认同川普的策略,但他们都在“应和”美国对中共产业政策和市场壁垒的抱怨。

比如,“中国制造2025”引起华盛顿、欧洲和其它贸易伙伴的集体抱怨,指中共政策违反了其承诺的开放市场义务,并且正在侵蚀美国等在工业领域的一些领导地位。

现在,中国共产党虽淡化处理该计划、但并未放弃该计划,因为它认为它是通往经济繁荣和中共全球影响力之路的倡议。

“中方比较难做到的是为中国境内的外国公司提供公平竞争环境。”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驻上海的记者史明智(Rob Schmitz)说,“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对中国(中共)经济管理方式进行重大改变——而这种变革有可能让中共政府及国有企业处于下风。”

同时,一些中共官员表示,技术政策可能也会向外国公司开放,但也没有具体细节。路透社曾报导说,要弄清中共政府的政策的执行,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为何中共结构性改变迟迟无进展?

如何看待中共在结构性改变上含含糊糊,甚至还释放“能改的坚决改、不能改的坚决不改”的信号?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告诉“希望之声”电台,尽管美国只是要求中共守规矩,但无疑触动的却是中共的根基。

他说,美国向中共提出来的结构性改变,其实是中共加入世贸的时候自己承诺过的,并不是美国强加于它。

横河表示,美国出重手其实只是要求对等而已,并没有提超出合理范围的要求;但是中共制度导致的不公平贸易又反过来抑制了中共对美国的等量报复。

举例说,在美国制裁中共官员方面,中共没办法进行对等报复,因为美国官员没有那么多财产在中国,同时官员也不会那么腐败,所以中共制裁不了。

“中共结构性的不合理实际上来自于其制度,虽然美国没有提出来要对它的制度改革,只是要求经济上结构性的改变,但只要经济上的结构改变就一定会触动中共的根基。”横河说。

他表示,很多倾向性报导或观点总是不断揣摩美国行为的动机,而不是看美国的对华行动是否有理。

中美贸易战的后续发展

华日报导,如果第五轮谈判取得进展,中方贸易谈判代表、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将率团赴华盛顿进行下一步谈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美国财政部长姆钦(Steven Mnuchin)进行会谈。

刘鹤原本打算2018年9月赴华盛顿参与谈判,但随着贸易战升温,这次行程被取消。

而美国总统川普也可能参与其中。本月下旬,川普将前往瑞士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

中共外交部周一已证实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将出席论坛,未确定川普将与王岐山会晤的计划。但《南华早报》报导,消息人士说,川普可能会在达沃斯会见王岐山。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记者史明智表示:“美国的政府高层相信他们有足够的优势来赢得重大改变,包括结束中国(中共)迫使美国公司交出核心技术以换取进入中国市场的做法,以及同意从美国购买更多产品。”#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1-08 8: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