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十四)七字之七(十二)四

陈彦玲说书:《七侠五义》──展昭比剑定良姻

作者:陈彦玲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人气: 2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展昭侠义之名震天下,尚有御前带刀侍卫之职,在终身大事上也得面对考验。话说展昭与旧识丁兆兰的双胞胎弟弟丁兆蕙为了救一个投水自尽的周老儿而认识,因此展开了一段善因缘。丁家小妹尚待字闺中,所以为兄的兆蕙一路与展昭相谈甚欢,当也想考验考验展昭是否人品高尚,值得妹妹托付终身了。

展昭进门前就把宝剑摘下来,递给旁边的丁府小童。因为:“一来初到友家,不当腰悬宝剑;二来又知丁家弟兄有老伯母在堂,不宜携带利刃。”确是怀大志而拘小节的真英雄。当然,人容易在富贵时忘却糟糠妻,所以丁家二哥也得考验考验展昭对名利的态度。就这么问起了:“包公待你甚厚,听说你救过他多少次。是怎么件事情呀?小弟要领教。何不对我说说呢!”若展昭心中有骄傲之气,那么肯定眉飞色舞的说得口沫横飞起来。但是展昭却只说:“其实也无要紧。”后将金龙寺遇凶僧、土龙岗逢劫夺、天昌镇拿刺客以及庞太师花园冲破路邪魔之事说了,却平淡的下了总结道:“此事皆是你我行侠义之人当作之事,不足挂齿。”

丁二爷可还继续追问道:“听说耀武楼试三绝技,敕赐‘御猫’的外号儿,这又是什么事情呢?”这是更不简单的事了,展昭却只道:“此事便是包相爷的情面了。”展昭又说包公如何递折,圣上如何见面。但是最精彩的殿堂试艺,展昭只表明:“言之实觉可愧;无奈皇恩浩荡,赏了‘御猫’二字,又加封四品之职。原是个潇洒的身子,如今倒弄得被官拘住了。”可这还不够,或许得眼见为凭,所以丁兆蕙又劝展昭说肯定有大本事啊,要不然,圣上如何加恩呢?所以,丁兆蕙还是请展昭,“大哥提起舞剑,请宝剑一观。”这剑一抽出,隐隐有钟磬之音。展昭也借此机会让自己欣见了将门之后丁家少爷的眼力,丁二爷说:“据小弟看,此剑仿佛是‘巨阙’。”说得展爷暗暗称奇。

如此一来一往的也渐渐展现出了两姓家风相当。这跟现今的网路虚拟世界中的快速交友情况真是天差地别。

经过了这些层层关卡,丁家兄长与母亲都是满心悦纳展昭能当这乘龙快婿,但也顾及小妹的情绪。所以,丁二爷再使了激将法将小妹带着宝剑“湛卢”出场和展昭比试比试。因为丁家母亲与兄长都从展昭的心性上再三考量,都这么说呢,“果然好人品、好相貌,好本事,好武艺;未免才高必狂,艺高必傲,”就这样穿着绣花大红小袄,系定素罗百折单裙,头罩五色绫帕,妩媚娉婷的丁小妹出了场。原勉强掖袍挽袖的展昭没想到小姐颇有门路,不由暗暗夸奖,这一来一往精彩至极,只见展昭忽而垂花式,斜刺里将剑递进,即便抽回,就随着剑尖滴溜溜落下小姐耳上之环。又见小姐使个推窗撵月势,将展爷的头巾削落。在平分秋色的气氛中互认输给对方,倒反而以一片祥和收场。

最后丁母开了口:“久闻贤侄名望,就欲联姻,未得其便;不意贤侄今日降临寒舍,实乃彩丝系足,美满良缘。又知贤侄并无亲眷,又请谁来相看,必要推诿;故此将小女激诱出来比剑,彼此一会。”话说得明白,展昭也认是姻缘,便拜了丁母,又与兆兰兆蕙互拜,将巨阙、湛卢二剑作为定礼彼此换了。俗话说缘订三生,成就此生眷属实在不易,侠义配贤淑终成佳话。但有些人姻缘路上波折坎坷,却又能谨守伦常良知,这样的故事也属难得,下回再与各位分享啰!@

点阅【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展昭看着渔郎答应了周老儿重新开张一家茶楼,以打消周老儿被女婿郑新与其续弦的王姓妇人霸占一辈子辛苦经营的产业,还从周家茶楼的招牌被改了后,告官不成想跳湖自尽的念头。展昭早下定决心,若这少年渔郎筹不到钱,他会以自己的能力来帮助周老。这种不求回报的侠义精神正是现代人心向往之的纯朴古风。
  • 渔郎劝周老说:“莫若活着合他赌气。再开个周家茶楼气气他,岂不好么?”渔郎还笑着要帮周老张罗这开张的三四百两银子。展昭在旁边看得赞叹道:“看这渔郎好大口气。竟能如此仗义疏财,真正难得。”他也就赶忙着上前去,对老丈说道:“周老丈,你不要狐疑。如今渔哥既说此话,决不食言。你若不信,在下情愿作保,如何?”
  • 所以,当人能知道这样生命的真相时,眼前的占便宜或一时之利,就极有可能不再左右人的选择,取而代之的是纯然的良知道德,那么天下为公的体现也就指日可待了。《七侠五义》中的故事写的虽是许多升斗小民的故事,但却展现出“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的传统文化的高明智慧。这回我们就来看看周家老儿的故事。
  • 范仲禹不知自己已是新科状元,只从老樵夫的口中知道妻子遭到横恶侯爷葛登云劫掳。着急上火的赶到侯府要人,却落得乱棒打死,让侯府送到荒野丢弃,没想到遇上了寻找新科状元的一群报录人,阴错阳差的抢了这口装着状元郎的木箱子。这些贪小便宜的报录人一掀了箱盖竟然遇上死而复生的范生,吓得一哄而散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