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被低估的法国古典油画大匠雅凯

文/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 张小清 译
居斯塔夫·让·雅凯,《身着骑马装的女孩》(Girl in a Red Riding Habit,局部),118 x 76 cm,布面油画。(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人气: 16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艺术史界,法国画家居斯塔夫·让·雅凯(Gustave Jean Jacquet,1846~1909)被视为古典主义大师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最出色的学生之一。

雅凯的绘画题材不是农家女或神话场景,这一点有别于他的老师和很多同门画家。尽管如此,雅凯精湛的油画技法,笔下丰腴优雅的女子形象,还有那些描绘近古(16~18世纪)风情的历史画,都让他在有生之年享有很高的声誉。

雅凯善于在大幅画布上描绘真人等大的人物,而他更喜欢的还是在木板上画些小画。他的模特并不总是那种古典美的类型,但无一例外地洋溢着活力。

居斯塔夫·让·雅凯,《梦》(Le Rêvé),板上油画,40 × 30 cm。(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早年生涯

雅凯1846年5月25日出生于法国巴黎。1865年,19岁的他首次参加沙龙展,参展的两件作品分别是《谦卑》(La Modestie)和《哀伤》(La Tristesse)。他的艺术生涯就此起飞。两年后,他凭借《战斗的召唤》(Call to Arms)一作引起了艺术界的注意。

1907年的《艺术杂志》(The Art Journal)提到,1867年左右,艺术评论家埃德蒙(M. Edmond)说过,“看吧,今天这位无名的艺术家明天将会声震艺坛。”文章提到,不久之后,雅凯的画作《德国步兵出征》(Sortie de Lansquenets)就被政府购买,并入藏布洛瓦皇家城堡(Chateau de Blois),历经1个半世纪,仍然悬挂在那里。

1868年,年仅22岁的雅凯赢得了巴黎沙龙展的三等奖,获奖作品为《16世纪将士》(Sortie d’ armée au XVI siècle)。然而,他涉足军事并不只在绘画领域:他是一名很热血的骑兵,曾在德法战争(1870~1871年)期间加入过塞纳河下游的游击队。

1870年10月21日巴黎围城期间,雅凯还曾随杜克罗(Ducrot)将军出击,据说当时他携带的武器和盔甲都是从画室取用的道具。在战场上,他亲眼见证了雕塑家库瓦里埃(Louis-Alfred-Joseph Cuvelier)的阵亡。

居斯塔夫·让·雅凯,《音乐插曲》(Musical Interlude),1873年,88 × 63厘米,布面油画。(苏富比拍卖行提供)

如潮好评

战争结束后,雅凯回归他的艺术天地。他在1875年的巴黎沙龙中获得了头奖,获奖作品《沉思》(La Reverie,俗称“红衣少女”)被评价为“精彩,迷人,有力”;1892年《美国人画刊》(Illustrated American)的文章形容他笔下的主人公是“一位神色阴郁、紧张的女子,身裹裘皮镶边的深红色天鹅绒长裙,端坐于扶手椅”。

居斯塔夫·让·雅凯,《红衣少女》(Young Girl with Red Dress),118 x 76 cm,布面油画。(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这幅画后来在1878年的世界博览会上展出时,也赢得了美国艺术评论家爱德华·斯特拉恩(Edward Strahan)的好评:

“他的画作既甜美又精确,平衡地架设于两个时代之上。他对现实事物进行准确的观察,然后移植到过去的年代。他萃取了各个年代的美好。

“他从威尼斯画派那里吸收了人体的光彩和肌肤之美;他从西班牙人那里学到了肯定的线条和温暖的色调。他从18世纪的游园雅宴(fête galante)绘画中提取了融化的形、优雅的光和如花的色彩。他从每位大师那里都有所借鉴,一直到布格罗(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他进入了后者的画室受教。”

居斯塔夫·让·雅凯,《演奏会》(The Recital),1898年作,布面油画,99 × 124 cm。(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同一年,雅凯的《圣女贞德为法国祈祷》(Joan of Arc Praying for France)一作参加了巴黎沙龙展,给他带来了更大的荣誉。这两幅得奖的杰作,加上早年的战功,或许是他在1879年获得法国荣誉军团勋章的原因。

著名画商威廉·绍斯(William Schaus)把两幅画都买了下来。《沉思》一度悬挂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据《美国人画刊》文章,绍斯将另一件获奖作品《圣女贞德》赠送给了法兰西政府。

雅凯的艺术之路始终走得很稳健,在1909年去世前,他一直在参加巴黎沙龙展。即使在他去世后的1910年,他的两幅作品《B夫人肖像》(Portrait de Mme B. )和《为健康乾杯!》(À la Santé!)还亮相沙龙展。很可能是他的妻子了解他的心意,因此为他报了名。

居斯塔夫·让·雅凯,《贵妇肖像》(A Portrait of a Noble Lady),布面油画,91 × 77 cm。(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虽然雅凯有家室,但人们对他的家庭生活所知甚少。他是否有子嗣和兄弟姐妹,父母妻子姓甚名谁,全都不得而知。

雅凯最常用的模特很可能是他的缪斯,因为他总是以超大的尺幅来描绘她。按照现代人的标准,她不算是古典美人,而雅凯显然不这样看。将这些画作与他妻子的肖像放在一起比对可看出,她们不是同一个人。有人猜测她是画家的情妇或是女儿——毕竟她从很小年纪就出现在雅凯的画作中,但也有可能是他的续弦。

据《美国人画刊》,关于他反复描绘同一模特,曾有评论家这样说:“画家一以贯之地使用同一位模特来画人像,多年过去,甜美如她,也难免因反复出现而变得乏味。”

Jacquet_Gustave_Jean_The_Cello_Player_ 59 x 37.3 in
居斯塔夫·让·雅凯,《大提琴手》(The Cello Player),布面油画,150 × 95 cm。(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居斯塔夫·让·雅凯,《身着骑马装的女孩》(Girl in a Red Riding Habit),118 x 76 cm,布面油画。(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现代人的误解

雅凯的画作被北美和欧洲许多公私机构收藏,其中包括布洛瓦宫以及蒂耶里堡(Chateau-Thierry)、卢昂(Rouen)和巴黎的研究机构。在英国,他的作品见于谢菲尔德博物馆、曼彻斯特城市画廊、布莱顿博物馆以及霍夫博物馆。在美国的布鲁克林博物馆、克莱斯勒艺术博物馆、辛辛那提艺术博物馆和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等处,也可以觅得他画作的影踪。

令人遗憾的是,雅凯的一些作品已被各博物馆变卖,有关负责人受到变异潮流的误导,认为雅凯并不重要,也不认为他的作品对后代很有价值。在整个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他的画作与众多19世纪重要画作的命运一样,都被“扫地出门”了。

可叹的是,近至2007年,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还卖掉了雅凯的一幅代表作。在1960年代,博物馆放弃这类画作还可以归咎于那个时代的错误导向;而今,19世纪欧洲绘画已经是关注度提升最快的艺术收藏领域之一。我们的博物馆已经丢掉了太多的杰作,这种做法该停止了。

2007年10月23日,这件题为“欢迎”(Welcome)的画作在纽约苏富比以361,000美元的价格成交。据拍卖图录,法国艺术家、诗人和艺术品收藏家罗伯特·德·孟德斯鸠(Robert de Montesquiou)认为,《欢迎》一作可与华托(Watteau)等大画家最杰出的作品媲美。

居斯塔夫·让·雅凯,《欢迎》(Welcome),布面油画,180 × 128 cm。(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他认为,包括华托在内的很多法国近代名家,在写实技法的精确性方面都无法与雅凯比肩。孟德斯鸠形容这幅画展现了“绸缎的飘动和衣裙的光泽”,“宛如由绣花内衣、蕾丝……武器、盔甲和古老乐器构成的诗篇”。

这幅画作在1892年的巴黎沙龙首次展出,1898年在纽约布兰德斯画廊(Brandus Gallery)亮相时也备受好评。据苏富比图录文章,《纽约时报杂志》还曾将这幅画和伦勃朗的《持杖老人坐像》放在一起刊登。

1892年9月10日的《美国人画刊》发文写道:“当今,就描绘女性的迷人而言——无论是面孔、身材还是神情,没有哪一位画家比居斯塔夫·雅凯更加忠实、更加热忱了。”

Jacquet_Gustave_the_Blue_ribbon_10.25x7.75in_oil_on_panel.jpg
居斯塔夫·让·雅凯,《蓝丝带》(The Blue Ribbon),布面油画,26 × 20 cm。(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启迪与遗产

雅凯酷爱收藏古代兵器和甲胄,据说他的收藏品在当时是整个法国最棒的。他过世后,大部分遗物在巴黎的Galerie Georges Petit画廊进行了拍卖,其中包括他收藏的三百多件18世纪服装,还有盔甲、兵器等。

尽管不曾出版过画册专辑,但作为艺术家的雅凯确实留下了相当丰富的作品。自1980年代中期以来,他被公开拍卖的画作约有200件。令人惊讶的是,世人对这位既高产又有造诣的艺术家知之甚少。

居斯塔夫·让·雅凯,《游吟女孩》(Girl Minstrel),1881年作,布面油画,145 × 79 cm,克莱斯勒艺术博物馆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在1909年《费加罗报》刊发的雅凯讣告中,艺术评论家亚森·亚历山大(Arsène Alexandre)中肯地说道:

“我们失去了一位优秀的画家、一位绅士和一位品位精致的艺术家。在这样一个时代,他的远走尤其令人惋惜——昔日的巨匠罕有出现,明日的名家既未获认定,也还没全心投入艺术。

“在取得巨大成功之后,我们佯装没看到这位优雅的画家,而只将他视作过气的艺术老师。事实上,没有哪位画家比居斯塔夫·雅凯走得更稳健、技巧更纯熟。……雅凯的笔法不粗放、不松散,他也不想让自己显得很业余。他想必拥有巨大的勇气,才能既忠实又优雅地去刻画对象,他投入了这一艰钜任务,做得很出色。

“居斯塔夫·雅凯怀抱着一种善良的理想,他不认为颜料是用来传递恐惧或是挑动情绪的。他笔下的场景以多种方式深深感动着我们,这仿佛是这些画作的天然属性。如果说库尔贝蛮横、张扬,德拉克洛瓦反映了我们内心的恐惧、狂热或痛苦,那么我们更乐于从居斯塔夫·雅凯的画作前经过——它们或许能让消逝的柔美优雅恢复些活力。

“无论如何,人们最好能像他一样,优雅、友善、随和(不会让人为野蛮暴力而哀叹),且能像他那样,相信这世上的人是美好有力量的。”

居斯塔夫·让·雅凯,《罗兰夫人像》(Portrait of Madame Roland),布面油画,61 × 46 cm,私人收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居斯塔夫·让·雅凯,《妇人肖像》(A Portrait of a Lady),布面油画,25 × 30 cm。(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本文作者卡拉‧L‧罗斯(Kara Lysandra Ross)现任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首席运营官,她也是19世纪欧洲绘画专家。@*#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由艺术复兴中心主办的“国际沙龙展”是写实艺术界的盛事,第13届大展已于近日在纽约萨马冈帝俱乐部拉开帷幕。本届展览共有3,750件作品报名参展,展出的89件获奖作品来自69个国家。
  • 您是否觉得古典美术有点可望不可即呢?如果有朝一日,您和下面这些观众一样,忽然发现自己和古老画像里的人如此相像,堪称“非血缘双胞胎”,一定会备感亲切!
  • 久负盛名的、也是全球唯一的写实艺术大赛——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沙龙,于5月13日至6月1日在纽约曼哈顿萨马冈帝俱乐部(Salmagundi Club)向公众展出了本年度的获奖作品。展览落幕后,全部获奖作品仍可在官网浏览。
  • 罗斯认为,现代派的兴起、其对写实艺术的巧言批驳,以及艺术鉴赏的总体萎缩,要归因于“贪婪”。可以说,在拜金的作用下,对艺术的挚爱被抛弃了。“那些大艺术家作品的经销商们一边咬著指甲等著每一幅画画完,一边想着如果画作源源不断能挣多少钱。……”
  • 在弗雷德里克‧罗斯(Frederick Ross)家中,每个房间、每道楼梯、走廊的每一面墙上,都挂满了令人惊叹的画作,一幅挨着一幅,吸引著观者驻足凝神。要快速看一遍,至少需要两小时时间——罗斯是美国收藏19世纪艺术品最宏富的私人藏家之一。他的藏品一直在稳步扩展,主要是通过在买卖中增值,很少需要他再投钱进去。
  • 19世纪后半叶的美术学院和画室学校是最早向女艺术家开放的专业院校,有数百名女性由此得到正规的艺术训练。虽然男性画家仍居艺坛主导,但此间法国和英国都有很多女画家受到瞩目。许多最为成功的女画家是知名男画家的亲眷,此外也有不少比较独立的女性获得艺术界认可。
  • 回溯19世纪法国艺术,就不能不审视“国家科学与艺术研究院”(Institut Nationale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简称研究院)及其下属美术学院(Ecole des Beaux Arts,通常称为法国美术学院)的历史。
  • 随着股市像皮球一样弹来弹去、房价持续走低、储蓄利率跌至谷底,很多人都转向艺术投资,寄望其成为更稳定的投资形式。艺术自身就是国际化货币,可以避免纸币贬值带来的财产损失。此外,艺术品是可因其美学和文化意义获得欣赏的有形物品。人们可以鱼和熊掌兼得。不过,在进入这一回报丰厚的领域前,还是有许多方面需要留意。
  • 近年来,古典写实与当代写实艺术正蔚然复兴,16年前创办于美国的“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而今已成为集结全球艺术界同好的权威平台。近日,就写实艺术创作、教育以及很多读者关心的艺术品收藏投资的话题,该中心首席运营官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接受了大纪元的书面采访。
  • 本文作者卡拉‧莱桑德拉‧罗丝(Kara Lysandra Ross)为“艺术复兴中心”的运营总监,也是一位19世纪欧洲绘画史专家。在本文中,她以布格罗的两幅圣母像为例,通过对比,展现了其对人体姿态和表情处理的丰富多变,及其表现视觉美感、真实感与微妙主题的深厚功力。值布格罗逝世110周年(8月19日)之际,大纪元得到授权和广大艺术爱好者分享此文,在纪念这位古典油画大师的同时,也希冀著更多的读者做出发现:从古希腊、文艺复兴至学院派这些带来正向思维的美好艺术,才是人类应该回归的艺术之路。
评论